加快手语、盲文规范化进程 构建无障碍沟通环境

国家手语和盲文研究中心主任
北京师范大学特殊教育系教授

顾定倩

  刚刚颁布的《国家中长期语言文字事业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2—2020年)》(以下简称《纲要》)是我国语言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其中第三章“重点工作”中,将“调查手语、盲文等特殊语言文字使用情况,为制定完善手语和盲文规范标准、提高特殊教育质量提供服务” 列入基础建设的任务之一;并且把“手语盲文规范和推广”单列一节,提出:“加快手语、盲文规范标准研制。加强国家通用手语和盲文规范化、标准化、信息化建设,修订通用盲文国家标准,研制通用手语国家标准,研制手语、盲文水平等级标准和手语翻译员等级标准。根据需求,研究制定少数民族手语、盲文。加强手语、盲文推广运用。结合特殊教育学校课程改革,推广使用国家通用手语、盲文。培育和发展手语、盲文社会服务机构,为听力、视力残疾人提供国家通用手语、盲文翻译和语音阅读、提示等服务。加强手语、盲文基础研究。重视手语、盲文高层次人才培养和研究机构建设,充分发挥国家手语和盲文研究中心作用。” 这是首次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的纲领性文件中写入手语和盲文,对构建无障碍沟通环境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一、手语盲文、规范化的必要性与紧迫性
  我国现有听力残疾人2004万,视力残疾人1233万。手语、盲文是他们生活、学习、工作须臾不可缺少的语言工具。但是,由于我国幅员辽阔和历史的原因,各地的手语不一样,盲文也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方案。2011年,国家手语和盲文研究中心对北京等18个省1.6万人的问卷调查显示:一所特教学校内的教师之间、一个地区内不同聋校之间、聋校师生与社会聋人之间、各地聋人之间的手语都存在差异。能看懂一些和基本看不懂电视手语新闻的聋生和成年聋人高达85%。多数盲人主要使用现行盲文,同时仍有部分盲人和教师使用双拼盲文。全国没有通用手语和通用盲文的状况已经很大程度上影响到残疾人之间、残疾人与非残疾人之间的沟通,影响到特殊教育的有效进行与教学质量的提升,影响到残疾人顺畅、平等地参与社会生活。大多数聋人、盲人和特教学校的教师赞成制定国家通用手语和通用盲文。因此,进行通用手语和通用盲文的研究和推广,是从残疾人根本利益着想的一件好事。
  二、手语、盲文规范化的历史性与未来性
  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政府一直重视手语和盲文的规范化工作。上世纪50-60年代,在手语方面,国家公布试行过 《聋人汉语手指字母方案》、《聋哑人通用手语草图》、《汉语拼音手指字母》;在盲文方面,1953年公布推行以普通话为基础,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采用分词连写方法拼写普通话的《新盲字方案》。改革开放以来,手语、盲文研究与规范工作进程加快。1979-1982年,试行推广《聋哑人通用手语图》(1987年易名为《中国手语》)。之后,又相继出版了续集和修订版,以及专业手语系列工具书。1988年后,国家有关部门组织制定了《盲文民族器乐符号》、《盲文数、理、化符号》,开展《带调双拼盲文方案》的实验。
  进入现代化、信息化的新世纪后,党和政府的文件、国家的法律法规中多次明确要求 “政府有关部门应当组织和扶持盲文、手语的研究和应用。”“积极推进信息和交流无障碍,公共机构要提供语音、文字提示、盲文、手语等无障碍服务。” “组织开展盲文、手语等特殊教育培训,规范教材的编审和出版工作,为盲人、聋人接受义务教育、高级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创造条件。” 因此,《纲要》所提出的通用手语和盲文的研究与推广任务是继往开来,其研究的法律政策依据、学术理论基础、内涵与外延、技术手段等都发生了不同于以往的深刻变革,不仅服务于当今,更着眼于未来。
  三、手语、盲文规范化的规定性与重点性
  《纲要》所提出的国家通用手语和通用盲文,是残疾人使用的特殊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因此,根据《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其含义与应用范围有着明确的规定性,同样界定在国家机关、学校、汉语文出版物、广播电台、电视台、公共服务行业中使用。除此之外,残疾人和残疾人工作者仍然可以自由地选择和使用其他种类的手语或盲文。所以,害怕推行通用手语和通用盲文之后地方手语、其他盲文被限制和消亡的担心是不必要的。
  《纲要》所提出的10年手语、盲文的工作,重点围绕四个方面:一是手语、盲文使用现状调查,为国家制定政策做准备。二是制定以汉语为基础的国家通用手语、通用盲文标准,手语、盲文水平等级标准,手语翻译员等级标准,以标准来引导和手语和盲文的规范使用,进而研究制定主要少数民族的手语、盲文,最终为残疾人创造一个无障碍的公共信息沟通平台。三是在重点领域采取多种形式进行推广应用。四是建立国家级研究机构,开展科学研究和专业人才培养。只要我们紧紧抓住这些重点任务不动摇、不松懈,就一定能为我国手语、盲文的可持续科学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