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工作机构 法规·标准 语文工作 科研工作 学术交流 培训测试 中文信息处理 语文博物馆 网上服务 百家论坛 图片·视频
信息浏览
首页 >>>媒体视点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抢救正在衰亡的语言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记者 柴如瑾

 

  近日,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现场推进会在长征的落脚点陕西延安举办,百余名各省区市语委负责人、专家学者共同探讨如何更加科学有效地保护和传承那些承载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

  保护迫在眉睫 

  “在中国的130多种语言中,有68种使用人口在万人以下,有48种使用人口在5000人以下,其中有25种使用人口不足千人,满语、赫哲语、苏龙语等使用人数不足百人。”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宣传片中的一组数据,在会场引起大家热议。 

  语言多样性是人类最重要的文化遗产,面对我国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同时存在的“丰富性和濒危性”这两个基本事实,当前我国的语言政策,不仅是“推广和规范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而且是“科学保护各民族语言文字”。 

  2015年启动的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简称“语保工程”),是继1956年开展全国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普查以来,我国语言文字领域又一个由政府组织实施的大型语言文化国家工程。 

  中国语言资源保护研究中心主任曹志耘指出:“综合调查点数、参与人数、投入资金以及语料样态和数量等情况,语保工程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语言资源保护项目。”

  中央民族大学副校长、中国少数民族语言资源保护研究中心主任宋敏介绍了这样一种现状:在我国2.2万公里陆地边境线中,有1.9万公里分布在民族地区,有蒙古语、朝鲜语、哈萨克语等38种跨境语言。然而,我国境内的很多跨境语言,有的逐渐消失,有的使用受邻国影响较大,甚至出现了文化倒灌现象。

  因此,语保工程的意义不仅在于抢救性保护中华民族失而不可复得的文化资源,更在于构筑起国家安全的重要屏障。

  工作初见成效

  已开展631个调查点,参与高校和科研机构255所,组建500个专家团队,投入1500名专业技术人员……

  据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长田立新介绍,在2015年全国四省市率先启动的基础上,语保工程2016年已在包括港澳台在内的34个省(区市)全面铺开。 

  此次会议同时正式启动上线了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在线采录展示平台。全国已完成调查的286个调查点的数据已全部收录进该平台。

  清华大学教授、语保工程平台建设项目负责人李涓子告诉记者,采录展示平台包括专家平台、公众平台和移动APP,不仅可满足专业调查人员的检索、对比、分析等需求,而且面向普通公众提供在线采录、字幕编辑、互动分享等功能,实现了科学性和社会化的互补。

  教育部副部长、国家语委主任杜占元表示:“通过语保工程,建立基于统一调查基础上的语言资源数据库,将为科学制定语言规划和语言政策提供支撑,为语言文字信息化建设打好基础,有利于维护社会稳定、民族团结和国家安全,更好地服务国家发展需求。” 

  未来任重道远 

  “确定方言音系需要全神贯注、不厌其烦地听发音、看口型、反复比字。”山西方言调查项目首席专家、山西大学教授乔全生认为,“在方言调查实践中,音系的准确定位是难点所在。” 

  “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语调研点分布于海拔4千至5千米之上,西藏墨脱、仓洛、阿里藏语及其方言、门巴语地处偏远地区,交通极度不便。”在濒危民族语言分布地区,少数民族语言调查课题参与者韩国君博士,不仅要在村里搭建临时摄录场所,还要专门安排课题成员驱赶飞禽走兽,以避免原生态民居环境中的“自然之声”对摄录产生干扰。

  “800多个调查点尚未启动;东南地区方言极为复杂,设点多、难度大;专业力量分布不平衡,部分地区和语种人才队伍严重不足。”曹志耘坦言,“今后的工作任务仍然十分艰巨。” 

  “路途艰险、经费困难、人才短缺、不被理解我们都可以克服,最困难的还是转变老百姓对自己语言的态度。”语保工程管理与运营项目负责人王莉宁深有感触。

  收集、记录、保存、展示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并不是语保工程的目的。如何在大规模多媒体语言资源库的基础上,开展语言资源保护研究,推进深度开发应用,为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促进民族团结、维护国家安全服务,才是语保工程的必然选择和终极目的。

                                           《光明日报》( 20161029 04版)



来源:
[上传时间:2016-11-04]
相关链接: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