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工作机构 法规·标准 语文工作 科研工作 学术交流 培训测试 中文信息处理 语文博物馆 网上服务 百家论坛 图片·视频
信息浏览
首页 >>>媒体视点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许嘉璐回忆教师生涯
才女于丹曾是旗下门生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08-03-04


 

 


    中新网34电 许嘉璐,中国当今的训诂学大家,也许一般人很难去了解许嘉璐在这门冷僻的学问里头,究竟做了怎样的研究,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被学生们称为是先生的许嘉璐,另外一个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副委员长的身份,多多少少提升了这门学科的知名度。凤凰卫视《问答神州》近日专访许嘉璐。以下是节目文字节录:

  中华文化有个独特的学科叫“训诂学”,所谓“训诂”的“训”,是指用通俗的语言解释词义,“诂”则是用当代的话来解释古代的语言。“训诂”连用,始见于汉朝的典籍,就是用易懂的语言解释难懂的语言,用普通话解释方言。东汉的许慎是训诂学的专家,他著书三部,其中最有名的,是历经21年著成的《说文解字》,归纳出了汉字540个部首。

许嘉璐,中国当今的训诂学大家。若是按五百年前是一家的说法,那么许嘉璐或许还是许慎的后人。也许一般人很难去了解许嘉璐在这门冷僻的学问里头,究竟做了怎样的研究,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被学生们称为是先生的许嘉璐,另外一个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副委员长的身份,多多少少提升了这门学科的知名度。

 

  许嘉璐简历

许嘉璐,江苏淮安人,19376月生于北京。1954年至1959年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学习;1959年至1987年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1987年之后的十年间历任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民进中央主席,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主任;1998年许嘉璐担任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至今。

 

  许嘉璐曾是才女于丹的老师

  1959年,22岁的许嘉璐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之后留校,教授训诂学,从此与这门生僻的学科结下了不解之缘。

  许嘉璐:训诂学是很枯燥的。

  吴小莉:选修的人多吗?

  许嘉璐:多。

  吴小莉:是因为您吗?

  许嘉璐:不知道,我三次换教室。

  吴小莉:就越换越大。

  许嘉璐:对。

  吴小莉:最多的时候,有多少人来参加?

  许嘉璐:200多人。那个时候我最高的理想就是做一个好老师,做一个认真的学者,尽全身心地去教学生,第二,爱学生,第三,学生欢迎,三者不可缺一,我的目标就是这个,没有远大志向,我认为这就够远大的了。

  吴小莉:那在那个时候,您觉得实现了吗?

  许嘉璐:我觉得我基本做到了。

  教书多年,许嘉璐桃李满园,细数旗下门生,以讲《论语》出名的北师大才女于丹是其中之一。

  吴小莉:像那时候您对于丹有印象吗?

  许嘉璐:当时没什么印象,记不清她上过我课没上过我课,后来她出名了,一见面,我好长时间没和她见面,一见面,噢,就是她,就想起来了。于丹有一次跟我说,先生,当年我到过您家,我说你去过吗?去过,您的家是三楼还是五楼我忘了,但是是上楼梯之后右手,于丹记得。

  我上大学,我得益最多的有几位老师,其中一位老师是陆松达先生,他是章太炎的在传弟子,我在给于丹他们上课,于丹就跟我说,您每次上课都提前到教室,然后站在那里一讲50分钟,只有一次例外,您上课之后,上课的表情很凝重,您给我们讲课,讲了半小时还是一小时,我忘了,您说,实在对不起同学们,今天我不能讲下去了,因为陆松达先生病危,在医院病危,我必须马上赶去,这种情况下,我站在这里也魂不守舍,讲不下去了,说完我就走了。于丹说,您走以后我们班上很多人哭了,虽然您欠了我们的课,但是您对自己老师的那种情,她说,这件事情对我震撼很大,我后来想想可能有这个事。后来不久我老师就走了。

  吴小莉:那时候于丹上您什么课?

  许嘉璐:训诂学。我后来就跟朋友们说,我说看来今后啊,我对学生的说话要注意点儿了,有的时候老师不经意的一句话,孩子记一辈子。

  吴小莉:影响一辈子。


  许嘉璐和他的学生们

  200792,许嘉璐在参加“第四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时候,向媒体透露说,中国已经在世界156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175所的孔子学院,没有一所孔子学院是主动找人家说,想要建立孔子学院的,而是各国的教育部长、教育官员或者是驻华大使,在国家汉语推广领导小组的办公室等待排队审批,这体现了中华文化的影响力。

  许嘉璐:我不知道你最近看到没有,报纸上,就是洋打工啊,韩国的政府机构说,在中国定居的韩国人100万,那么包括拉美的,非洲的,甚至于北美加拿大的,一些欧洲人,都到中国来,他急于要了解中国,同时也希望能在中国发展他的事业,这样自然就需要你的语言,通过语言了解你的文化,这样才能跟这社会相容。孔子学院总部在哪里,知道吗?德胜门外,去八达岭的高速公路。

  吴小莉:已经有位置了?

  许嘉璐:有了,很漂亮的楼啊,你什么时候去一次,我陪你去。

  吴小莉:您是在里面担任什么角色。

  许嘉璐:我是他们指挥下的一个老师,友情客串,但是跟他们保持着非常好的关系,有难同当,他们有了困难我就帮助。

  2006年,顺应国外对于汉语的学习热潮,经教育部批准,北京师范大学招收了首批47名汉语教学专业研究生。许嘉璐受邀出任导师。现在这些学生全部在国外工作学习。谈起当年在9个月的时间内对这批学生的强化培养,许嘉璐颇多感慨。

  许嘉璐:因为出去教书啊,同时你要和社区的人打成一片,只会上课,只会教书不行,所以我这47个男孩子、女孩子,会唱歌跳舞。

  吴小莉:9个月当中,还得要教琴棋书画。

  许嘉璐:对,所以紧张。

  这些孩子们非常可爱,我们起了一个自己懂得的绰号,就是47

  吴小莉:就称为是47

  许嘉璐:也就说它是一个集体。他们团队精神非常好,至今他们在六个国家和地区,但是始终没失去联系,自己在教学和生活里面的感受,每天都贴到博客上去,他们有个共同的博客,我也上去,我也在上面贴。

  吴小莉:您在帖子上是怎么署名的呢?

  许嘉璐:爱你们的许爷爷。这个说起来有个故事,他们背后怎么叫我,我不知道,当我面是叫先生的。我的规矩,每年的春天和秋天,我自己掏腰包,租大巴,带着学生到郊区去春游和秋游,然后玩儿完了以后,耍完了,请他们吃一餐饭。就这47要走了,我带他们到八大处去,他们就上山去玩儿啊,有的还烧香,然后呢中午请他们吃饭。那天去了100个学生,我把那餐馆包了。吃完饭,学生们,他们的辅导员,就是那个所谓老师,小女孩儿,说先生,有几个同学想给你演个小节目,哎呀,我说太好了。

他们一边唱,我一边听,我们一边流泪。唱完歌,让我致词,我说,我爱你们,因为你们是有志气的。
 


许嘉璐到基层调研的两次惊险经历

 

  许嘉璐:我有两个手机三个号。

  吴小莉:哇,您为什么要有两个手机?

  许嘉璐:有隐私啊。这个是全球通,这是神州行,我出差的时候,或者到出访的时候,就用它,这个呢,存量非常大,这样秘书啊什么亲近的人有信息,我就可以放到这里很久,我不删掉它。

  吴小莉:听说您打短信的速度,比您的秘书还快。

  许嘉璐:你听谁说啊?

  吴小莉:哎,我们研究得比较透彻。

  许嘉璐:那真了不起,我真佩服你们。

  从政二十多年,许嘉璐做的最多的,就是基层调研。1993年,全国人大派出了四个组,分赴四个拖欠教师工资最多的省进行执法检查,许嘉璐任其中一个检查组的组长。在检查组的推动下,几千名教师在春节前领到了长期拖欠的工资,总额达到一亿五千万元人民币。许嘉璐说,那种感觉真是愉快。那也是他从政初期,记忆最深刻的一次调研。此后像那样的调研,他每一年都要做多次。

  吴小莉:但听说新疆和云南那两次调研都很惊险,一次您出了一个车祸,一次前头还有泥石流挡住了去路,如果稍微早到一点,可能都掉到里头去了。

  许嘉璐:哦,那个石头可不得了,我估计有上百吨,刚好在路当中,五分钟前,如果那样的话,不是掉下去,我整个的车就要成肉饼,铁饼,停下车来,这时候石头还在滚呐,那个声音吓人呐,天已经晴了,没有雨了,晴天就听见雷声,轰隆轰隆轰隆,越来越大,你看吧,原来石头在往下滚,好玩呐。

  吴小莉:您觉得好玩,当时不觉得惊险吗?

  许嘉璐:唉,没有想到险不险,我只想到一点,建国五十多年,没有一个国家领导人到那个地方去,那里的老百姓和干部知道我要来,在等我,我必须去,他们有什么困难,我亲自听一听。

  吴小莉:青海那次您也是受伤了,而且到现在好像手还是有一点点后遗症。

  许嘉璐:这个臂不能动,只能动手指。

  吴小莉:现在呢?

  许嘉璐:十个月才好,现在这个胳膊比这胳膊细,萎缩之后没完全恢复。

  2005年,在对少数民族地区调研之后,许嘉璐所领导的民进中央向共产党中央提交了关于促进民族地区九年义务教育发展、推进民族地区双语教学等四份建议,这些建议后来得到了胡锦涛的亲笔批示。

  吴小莉:后来这几项建议出来以后,到底对当地的老百姓,或当地这些孩子们产生了什么变化?

  许嘉璐:我也长了很多知识,我才知道,在少数民族高寒地区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多么地困难,我去的那个地区,一块砖的价格是西宁的4倍,假定一块砖在西宁是1块钱,到那里4块钱,而西宁的砖钱又比内地要贵,建一所小学,让牧民的孩子来,要费很大的劲去动员,然后这小学要有老师不说,要有保育员,要有厨师,还要有饲养员,要养一群牦牛,挤出奶来,给孩子打酥油茶喝,同时,一个内地的老师能在这里教书就是英雄,因为他们在用生命换取,氧气只有60%,人均寿命只有50岁。

  许嘉璐:感谢相濡以沫的老伴 30年没陪她逛公园了

  到2008年3月5日,70岁的许嘉璐将卸任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一职,离开这个设在人民大会堂的他的办公室。

  吴小莉:您在这办公室待了十年。

  许嘉璐:是。

  吴小莉:有人告诉我说,您离开这个人大的岗位之后呢,其实未来有很大的部分是要进行还债的一个工程,尤其是在学术方面的还债。是不是已经有各种的会议,或者是说工作要做,好像还有一个推广汉学的北京基地,要在北京成立,然后您还是一个主要的人物。

  许嘉璐:哎呀,我发现凤凰卫视就是凤凰卫视,小莉就是小莉。我倒不想用还债这个词。那无数的人把我教育成才,到了大学以后,著名的一些学者,引导我走上了学术的道路,只是这二十年来我从政了,我把我的业务的时间压到最少,可是自己想做的事情很多,我是想退下来以后有更多时间,我把这部分报恩,做得多一点,报恩报得多一点。

  在采访即将结束时,许先生还犹言未尽,我能够感觉到,他把这次的采访看作多年工作生涯的一次回顾。而在回顾的最后几分钟,他提出了要感谢一个人,那就是相濡以沫的老伴,为了做好副委员长、党派主席、学生导师这些种种的身份和角色,他说他已经有三十年没有陪老伴逛过公园了,他说希望退下政治岗位之后,能够多陪陪她。而我也答应许先生,一定要把下面这些话播出,让他的心情通过我们的卫星信号,传递给他最亲爱的人。

许嘉璐:我和她大概有30年没一起到公园去过了。小莉,你们这代人能接受吗?承受不了吧?

  吴小莉:30年,您都投身到公务工作了。

  许嘉璐:是的,学术,要知道我的人生道路,应该说是,不能说是不成功的,有一半功劳是她的,没有时间展开了,我可以谈得很细,我是知恩、感恩和报恩的人。当然我老伴儿也有批评,说是说,做是做,你行动不够。

 



来源:
[上传时间:2008-03-07]
相关链接: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