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工作机构 法规·标准 语文工作 科研工作 学术交流 培训测试 中文信息处理 语文博物馆 网上服务 百家论坛 图片·视频
信息浏览
首页 >>>媒体视点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国际“汉语热”观察:商业潮流下的文化期待



来源:《瞭望》
  2008-02-20



 

   

    当今世界正处在大变革调整之中,综合国力竞争日趋激烈。综观之,综合国力竞争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文化的地位和作用更加凸显,经济较量中的文化因素愈来愈突出。

  随着中国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理解和认同,中华文化的作用和影响日益引起世界关注。

  中国政府2004年提出“五年在国外建立100所孔子学院”的目标后,不到四年,已有200多所孔子学院在数十个国家挂牌。诸多事例让人感到汉语的热度——

  法国教育部设立“汉语总督学”一职,专门负责法国的汉语教育;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重要讲话及献辞等,除了英语外都要用中文演讲;

  英国政府提出建议,把汉语列入中学必修外语课程;

  泰国政府宣布将汉语作为第一外语,其境内所有40多所公立、私立大专院校基本上都设有中文系;

  美国通过一项联邦议会法案,5年中拨出13亿美元,用于促进扩大公立学校的汉语教学及与中国的文化交流……

  中国的经济崛起已使汉语在一些国家被视为“通用货币”,但欲与世界分享中华文化的中国人还须思考:在加强国家文化软实力建设的大背景下,除了“钞票符号”,汉语上面还贴着什么?

  《瞭望》新闻周刊获悉,按照中央的新要求,在大力实施文化“走出去”战略中,我国将继续办好孔子学院,推动“汉语桥”工程,加大汉语推广工作力度,从而展示中华文化的魅力和风采。


  《瞭望》新闻周刊获悉,按照中央的新要求,在大力实施文化“走出去”战略中,我国将继续办好孔子学院,推动“汉语桥”工程,加大汉语推广工作力度,从而展示中华文化的魅力和风采。

目前全世界有3000万人正在将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来学习,欧美国家一些家长鼓励孩子“必须”学汉语,因为汉语“上面贴着钞票符号”

 

  不断升温的“汉语热”

  虽然汉语不可能取代英语成为全球最流行的语言,但是,中国及亚洲“汉语文化圈”国家和地区的巨大市场及其经济发展前景,使汉语作为一种商用语言的重要性在不断增加。

  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掌握英语是20世纪领先一步的关键,掌握汉语则将在21世纪占据优势。可以看得见的现实是,许多国家学习汉语的非华人学生人数近年来在以50%以上的幅度增长。懂汉语逐渐成为一种被认可的技能和招聘人才的重要标准,由此推动了部分国家汉语人才的大量增加。

  不断升温的“汉语热”,一方面表明汉语作为一种世界语言和商业语言的重要性正在增加,另一方面,对汉语文化价值的认识也在世界范围内不断扩大。

  据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国家汉办”)官员估计,目前全世界有3000万人正在将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来学习,希望到2010年这一数字能够达到1亿。为此,中国政府通过各种方式支持各国汉语教育,以推动汉语文化的传播。

  创办孔子学院就是中国政府旨在推动汉语文化传播的重要项目之一。其具体做法是,采取由中国的大学等公共机关与对方的大学或研究机构共同创办的方式,对方国家提供土地和教学楼等物质基础,中国方面负责提供汉语教师和教材。此外,中国方面还负责培养汉语教师并举办汉语文化学术讲座等活动。

  以政府文化交流机构的身份,来推广语言教育和开展文化活动在国际上并不新鲜,成功的先例就有法国的语文学院、德国的歌德学院、英国的文化协会,等等。这些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兴起的欧洲文化机构,目前在世界各地仍保持重要的影响力。

  法国语文学院始于1883年,通过推广法文、传扬法国文化来维持法国的影响力。英国文化协会1938年在埃及设立了第一个境外办事处。歌德学院是1951年承继德国学院创立,首项任务是在德国境内培养境外德语老师,对外推广德语,进而接替了德国政府在国外文化机构的使命,专门负责海外的语学教育和开展德语文化活动。

  歌德学院在德国境内有14家分院,在海外79个国家和地区设有128家分院。歌德学院每年的财政总预算大约为2.78亿欧元,大部分由德国外交部和联邦新闻局提供。

中国政府着力推广的孔子学院,被认为是中国在人类文明交流史上“谋求与不同文化交流而非同化”的一项举措。把文化放到国际环境中去理解,去对话与合作,对本国文化的历史性理解以及对其他文化的包容,应该是海外汉语文化传播最重要的意义。

 

    “上面贴着钞票符号”

  自2004年底首家孔子学院在韩国首尔挂牌以来,中国已在五十多个国家建立了二百多家孔子学院,可谓“遍地开花”。

  孔子学院成为各国汉语教学的中心和传播中国文化的平台,同时也被一部分人看作中国试图增强文化“软实力”的手段。但更多的人认为,范围广泛的“汉语热”是孔子学院枝繁叶茂的重要原因,孔子学院在传播中华文化方面究竟会带来何种长远影响,能否成为增强软实力的工具,仍然是个未知数。

  还有少数人持怀疑态度,担心中国政府企图通过孔子学院来施加影响力,因而拒绝将孔子学院纳入当地的教育课程。

  一般认为,全球3000万人学汉语,很大的诱因是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已挂牌开张的孔子学院大多数还只是在教授最初级的汉语知识,所开设的中国文化课程十分有限。

  英国汉学家杜博妮认为,汉语本来就很难学,加上西方人首先是被中国经济所吸引,很多人学汉语是为了到中国做生意。所以汉语虽然“热”,但是能达到很高造诣的西方人还是少,大多数人到底能学到什么程度,值得研究。

  美国《时代》周刊更是毫不含糊地报道说,欧美一些家长鼓励孩子“必须”学汉语,是因为汉语“上面贴着钞票符号”。对非华人学生来说,为钞票而学汉语本身没有什么不妥;但欲与世界分享中华文化的中国人还须思考:除了“钞票符号”,汉语上面还贴着什么?

  从表面上看,孔子学院与前述欧洲大国对外文化机构的宗旨、内容、形式相似,都是先以语言教学为起点,进而通过语言达到弘扬本国文化的目标。但从实际情况看,已设立的孔子学院基本上是按照国家汉办的部署,开展多媒体汉语教学、汉语教师培训和汉语水平考试等活动。除分布不均衡、内容设置不全面外,孔子学院在办学方针、教育对象、教学方法、师资力量、教材等方面存在的问题,也逐一浮现。

  毫无疑问,汉语是扩大中华优秀文化的主要途径,但语言教育不是孔子学院的惟一目的。要摆脱目前的困境,海外孔子学院需要重新定位。世界汉语教学学会会长、北京大学教授陆俭明认为,语言的学习能够加强文化认同感,但是,语言永远只是文化的载体,把中华优秀文化推向世界才是对外汉语教学的最终目的。因此,孔子学院不仅是一个语言教育的合作机构,更应该是向海外推广中华优秀文化艺术的协调者。文化机构虽然建立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但文化不是一成不变的,因此在正常的情况下,这些机构也会不断体现该国文化的演变、进步。有资料显示,上个世纪60年代后期,因为欧洲学生运动,歌德学院也对其文化项目进行调整,把社会政治的课题和前卫艺术都包含在内。

  由于对外汉语教学担负着文化传播的使命,语言所传递的文化信息是对外汉语教学的内容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对外汉语教学中如何进行“文化导入”或“文化揭示”并体现文化作用,日益成为令人关注的热门话题。

  资金来源也是重要问题。设立海外孔子学院的宗旨是“增进世界对中国语言和文化的了解”,而政府对这些孔子学院的运营情况也是相当重视。虽然每所孔子学院在创立时都获得了10万美元的政府拨款,但是国家汉办希望这些学院可以在5年内实现自负盈亏。已设立的孔子学院中,大部分是作为中国的教育机构、高校与国外大学或教育系统共同合作的项目,经费筹措因形式而异。大体上,在欧洲地区孔子学院的费用由双方各承担一半;而在大多数亚洲和非洲国家,费用则全部由中国承担。

  国家汉办主任许琳承认:汉语国际推广不是纯教育,而是一个文化产品。必须当成产业来运作,由市场来推动“走出去”。如果不走这条路,汉语教学绝对没有出路。

  她认为,全球学习汉语的“热”市场需要去开发,目前有一种涌动,而且很强烈,但是“喷涌”还没有开始。

    由此看,海外汉语文化这个“软实力”确实还只是一株幼苗而已,需要中国人自己细心栽培和呵护。

 

    “汉语教师荒”

  有报道称,目前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对汉语教师的需求量,分别为9万、10万人;而全美国具备教学资格的汉语教师不过800多名。

  据国家汉办官员提供的数字,目前全球范围内合格的汉语教师非常紧缺,尤以东南亚国家需求最为强烈。华文教育在东南亚一些国家虽然有了“起死回生”的迹象,但复兴的步履仍显迟缓,主要是面临师资严重不足、合适教材缺乏等困难。澳大利亚、韩国、日本等国家也都请求中国政府提供帮助。

  虽然美国大多数高中生还是选择西班牙语为第二外语,选修中文的比例非常小,但是,据美国大学理事会做的一项调查,全美有2.4万所各类学校计划开设汉语课程。另据美国亚洲协会的一项研究,到2015年有5%的美国高中生把中文作为第二外语,以每100个学生拥有一名教师计算,届时将需要7500名汉语教师。

  亚洲协会是由洛克菲勒家族的约翰·D.洛克菲勒于1956年创办,总部位于纽约,在香港和上海设有地区分中心,其宗旨是增进美国人对亚洲文化的了解,近年来曾多次组织美国各州的教育部长到中国参观访问,以鼓励他们在自己的州开设汉语课。据该协会负责教育项目的副总裁薇薇恩·斯图尔特介绍,美国学校培养汉语老师的力量比较薄弱。到2006年,在美国有640所大学开设有汉语课,但提供四年本科专业教育的学校要少得多,提供汉语师资培训的学校更少,只有10所左右。美国许多学校对开设汉语课有兴趣,但不知道如何做或找不到老师。

  除了师资培养力量不足外,不少国家都缺少相应的汉语教师认证机构,更加剧了汉语师资匮乏的矛盾。例如在美国,被全美教师教育认证理事会(NCATE)承认的中文师资培训学校只有3所,即纽约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及马萨诸塞州大学阿默斯特校区。

  汉语师资短缺已经成了制约海外汉语教学、文化推广的主要瓶颈。由于汉语师资严重不足,许多学校在老师的挑选上一再降低标准,以致影响了教学效果。

  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学成后不少人进入了欧美国家教育界,为这些国家开设汉语课提供了急需的师资,成为汉语教学的骨干。一些欧洲国家的汉语教学属于义务性活动,教师不拿工资,只收象征性的一点车马费,全靠为汉语教育奉献的热情而任教。

  另一方面,教师流动性大,许多人是周末兼职来上课,不能全心全意投入工作。由于教师不是专业出身,水平参差不齐,缺乏教育学、心理学方面的培训,也不注重教学方法的研究,教学效果可想而知。

  为了应对全球汉语教师的紧缺状况,中国政府于2004年颁布“国际汉语教师中国志愿者计划”,从国内招募志愿者从事汉语教学。

  根据这个计划,年龄最大可达65岁,至少获得过中文、中国历史或英语学士学位的志愿者将接受三个月的专门培训,然后派遣到世界各地的社区学校。

  据悉,目前国内获得对外汉语教师资格证书的有约5000人,国内对外汉语专职教师和兼职教师有近万人。迄今为止,国家汉办就向海外的孔子学院派遣了数百位全职语言教师和1000多名志愿者。一些国家还通过其他渠道直接从中国引进汉语教师,以解燃眉之急。

  据国外教学机构的评价,被派遣的中国教师虽然大都是百里挑一的佼佼者,具有丰富的教学经验,但并不完全合格。如何根据外国人学汉语的特点采取相应的教学方法,如何适应海外的教学环境和生活习惯,无疑是这些中国的教学“精英”们面对的新挑战。

  据斯图尔特介绍,在美国,学生家长在中小学校起主导作用,因此老师必须能有效地与家长沟通。此外,他们对文化和政治要敏感,不能说政治错话,不能给人留下一个大中国主义的印象。

  一些对外汉语教育专家认为,由于培养合格的汉语师资队伍是系统工作,周期较长,老师紧缺的问题将是个长期问题。而通过政府方面派遣汉语老师到国外学校教汉语只是权宜之计,要从根本上解决汉语师资短缺问题,必须培养本地教师,同时跟合作者明确双方的互惠互利原则。

  对此,中国艺术研究院外籍专家恩利科·西特尼(EnricoSeeteni)认为,如果仅仅是汉语语言教育,那问题就要简单得多;如果还承载着更多的文化传播的使命,那就不一样了。通过文化传播来增进相互了解,是让公众能接受的最好方式;但首先必须了解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文化背景下的不同价值观,然后才能确定到底传播什么。要收到理想效果,既要有来自中国的教师,也要有了解中国文化的当地教师。

  在一个汉语需求如此强劲的世界里,“汉语教师荒”格外醒目。这将是一段漫长的“艰难时日”,如何渡过这段“艰难时日”,并逐步形成汉语师资培养的长久机制,无疑对中国政府的汉语文化海外战略的成功推进,构成考验。

 



来源:
[上传时间:2008-02-21]
相关链接: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