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工作机构 法规·标准 语文工作 科研工作 学术交流 培训测试 中文信息处理 语文博物馆 网上服务 百家论坛 图片·视频
信息浏览
首页 >>>媒体视点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孔子学院论坛讯

来源:联合早报网    2007-07-16

 

要传播中华语言与文化,必须彻底清除自18世纪以来的欧洲中心论,及19世纪、20世纪出现的美国中心论。在经济全球化语境下,中华语言文化的传播不仅是中国与中华文化圈的需要,也是和谐世界的需要。

南洋理工大学孔子学院昨天配合开幕仪式举办“全球化时代中华语言与文化的传播”国际论坛,邀请多名中国、日本、韩国和本地学者演讲。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教授发表开幕词,为中华文化的特质和定义作了注解。他说:“我们脑子必须彻底清除欧洲中心论,从18世纪开始,工业文明在欧洲成型,到了今天,欧洲中心论仍在中国大陆和各个学科领域占据统治地位。

  许嘉璐举例说,中医在目前始终处于从属关系,这是欧洲中心论的产物,但要清除却是漫长的过程。例如,他向中医界建议在大学提倡师傅带徒弟制,强调口耳相传的教学方式,这等于在现有以西方大学为主的制度下开个小门。

  他从历史角度整理出中华文化的轮廓。他说,中华文化是全人类唯一没中断过的文明,有文字的历史有3600年,以考古文物考证的历史有万年以上,而史前人类的观念和后来的发展是一致的。

  这是由于中华文化最早进入农耕社会,长期稳定、发达及成长,而且从未受根本性摧残。这是它延绵不绝,具有巨大生命力的原因。

  “由于农耕社会集体耕作,仰赖大自然条件,导致人和周围环境关系密切,因此在思考人类根本问题时最为深入和细腻,包括人和人、人和自然、现在与未来,及人本身灵与肉的四种关系。”

  但从人与土地亲近的农耕社会,到进入工业时代人类与机器为伍的时代,人际关系逐渐疏离。到了后工业时代更是如此,保住工作和增加财富成为不间断的循环,加剧人际关系的疏离、人与自然的远离、现实与未来的迷茫、自己身与心的分离。

  他强调:“在经济全球化时代,现代人的任务,包括中华文化圈的挑战,是在工业化和后工业化时代吸取古人的智慧,使四种关系得到更好协调。”

 “中华文化的核心理念是追求和谐与自然,以及务实。它不寄托天堂或极乐世界,而是重视把事业和精神传给下一代,包括儿孙及学生,求的是知识、智慧和精神的不朽,不是躯体的不朽,因此中国人重继承、重现世,从而决定了他们的价值观、伦理观和审美观。” 

  他认为:“中华文化跟其他民族文化同样都遇到全球化、文化一体化概念的挑战,这种挑战早已有之。进入21世纪,我们要继续思考如何应对,不是通过拒绝或重新筑起壁垒,而是去芜存菁,从世界各国吸取营养,使中华文化不停步发展,适应现实和未来,解决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找到最佳的途径。

  “文化传播必须以双向进行,在过程中壮大和丰富,中华文化才能作出切实的贡献,在欧美、印度、埃及、日本、雅玛文化旁边开出一朵鲜艳的花,为世界提供一个选择,吸取我们的智慧,共同迎接和谐的明天。”

学者:新加坡应创造更多使用华语空间

  新加坡的第二语文教学应该向第一语文教学靠拢,创造更多使用华语的环境,以及采用语感培养的教学模式。

  许嘉璐教授提出他对中华语言和文化特质和传播的大前提后,学者从不同角度针对中华语言传播的途径、以及传播什么提出见解。

  中国暨南大学周健教授从语言教学发展的视角,对新加坡以母语为第二语文的政策提出个人看法。

他说:“通过提升它的地位成为工作语言,创造使用空间,而不只是民间交流,将有助于提高它的普及性和水平,否则它将永远停留在家庭语言和课堂语言。”

  讲座主席之一的吴英成副教授认为,每个国家的语文政策都是出于国家建设的考量,不关乎价值判断,这类问题应该是内阁资政李光耀所该思考的。

吴英成是南大国立教育学院亚洲语言文化部主任。

  北京大学陆俭明教授认为,双语政策是新加坡取得经济成就的重要因素,但他呼吁新加坡的大学恢复第二语文必须及格的入学规定,以确保年轻一代具备一定的母语能力。

山东大学副校长陈炎教授

简化汉字使华文学习更简便

  中国山东大学副校长陈炎教授提出改革语言和文字的必要,这是由于要使一个语言成为强势语言的必备条件之一是学习起来的简便程度。

  他分析中华语言的优缺点,包括太多量词而导致难掌握,因此他建议简化汉字、读音和量词。

“尤其是简体字和繁体字还有政治和国界限制,台湾用繁体字、中国用简体字,我希望全球使用华语的汉语专家来共同探讨和协调,共同推动这个语文的发展。”

  除了英语、法语、西班牙语、俄语和阿拉伯语,华语是联合国规定的六种工作语之一,也是目前世界上使用人口最多的语言。虽然如此,华语并不是强势语言的大语种,形成强势语言需要经济上、文化上和语言本身作为条件。

  中国北京师范大学的于丹教授则勾勒儒家思想以仁爱为本,推己及人的核心价值,以及和而不同和多元共存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挑战。

  她说:“现代的公民是生活在两条无形的线之间,最低的体系是以法律为核心的制度保障,保障人民的安全。最高的体系是以伦理为核心的道德体系,有助于提升个人的幸福感。儒家文化必须在制度完备保障、公平和安全的前提下,我们再来谈文明的提升。”

  “由于激情的盲目驱动力,我们过去对文明的态度忽左忽右,忽冷忽热,不是全盘否定就是认为它是精神上全能的救赎,我们应该从新的理性态度去审视文明。”

 



来源:
[上传时间:2007-07-17]
相关链接: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