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工作机构 法规·标准 语文工作 科研工作 学术交流 培训测试 中文信息处理 语文博物馆 网上服务 百家论坛 图片·视频
信息浏览
首页 >>>媒体视点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德国《星期日法兰克福汇报》2月26日报道]法国思想家罗兰·巴尔泰斯结束日本之旅后曾说,异国人在远东生活在一知半解之中。如今在北京的外国人仍不乏这种体会。不过让他们不得要领的不仅是陌生的中国字,还有那些他们熟识的字母。北京的一些英文提示尤其让外国人不知所云。比如在某公园,游客在受到不要闹事(“no rabble”)的警告后,还会看到写着“No feudal fetish or sexy service permitted in the park”的提示牌。该怎么理解这句话呢?不许在公园内搞封建迷信,这人们能理解。但为何服务就不能是性感的呢?还是说这其实指的是某种性服务?在此使用连词“or”是否暗示这种服务与封建迷信活动是同等事物?
    问题一个接一个。语义含糊的英文在其他地方也不少见。一扇玻璃门上写着“No Entry on Peacetime”。既然门是让人走的,那么这句话是说日常生活是战时生活,一旦和平降临,就不许打开这扇门吗?还是说一旦人们在和平时期打开这扇门,厄运就会降临?
    北京希望不久就能彻底解决公共场合英文标识语义含糊的问题。在中国这个问题不单是把一种语言翻译成另一种语言那么简单,它牵涉到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字体系的同步转换。
    因此,两年后的奥运会对中国而言也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语言挑战。中国既希望让外国人听懂它的话,又打算保持自身特点。而这带来的困难远比那些平庸的全球化理论家们想到的多。



来源:--
[上传时间:2006-03-06]
相关链接: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