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工作机构 法规·标准 语文工作 科研工作 学术交流 培训测试 中文信息处理 语文博物馆 网上服务 百家论坛 图片·视频
信息浏览
首页 >>>媒体视点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中新社北京十二月二十五日电 记者 应妮 

    从中法文化年的落幕到汉语热的兴起,中国文化正以其蓬勃的生机赢得世界的目光;从抗战胜利到郑和下西洋,官方隆重的纪念活动体现了民族意识史无前例的觉醒;从国学运动到超级女声,当前的中国正在面临一个多元化时代的到来…… 

    二00五年十月一日,一个据称是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中国文化年”在华盛顿的肯尼迪艺术中心开幕,美国各界名流纷纷前往捧场,前国务卿鲍威尔准时地出现在晚会现场,欣赏着中国的京剧、杂技。二十六年前,邓小平也曾在此全神贯注地听了一曲由二百名美国孩童用中文演唱《我爱北京天安门》。 

    同样的情形发生在中国和法国。这个中法两国国家元首共同确定的文化对话机制,二00三年十月至二00四年七月在法国举办中国文化年;二00四年十月至二00五年七月,在中国举办法国文化年。在这个跨了三个年度的大型展示中,人们看到法国人对中国文化的沉醉和痴迷;也看到法国印象派画展期间中国美术馆里人潮涌动、昼夜开馆的盛况。从香榭丽舍大街到万里长城,从北京到华盛顿,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以文化的方式来对话。 

    “中国文化热”裹挟着“汉语热”弥散全球,第一届世界汉语大会在中国的召开,显然让这一话题更具学术性。据统计,中国正筹划在全球开办一百所孔子学院,而世界上把汉语当作外语来学习的人已经超过一亿。在西方人眼里,孔子的再度崛起代表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甚至有人把他早先提出的“大同世界”理想,其实就是今天“全球化”实践的预言。 

    与“汉语热”相对应的则是国内的“国学热”。国学院、国学俱乐部、现代私塾,无论出自炒作还是真诚,都体现了一个民族在文化寻根时对优秀文化的眷恋。“这一次‘国学热’的兴起,首先它是对‘文革’达到顶峰的摧残传统文化的错误举措的反弹。” 学者袁伟时说。 

    在几乎已经要被世人淡忘的时候,“郑和”这个名字今年异乎寻常的出现在国人视野中。今年是郑和下西洋六百年的纪念,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曾盘点上一个一千年里世界上最负盛名的探险家,惟一的亚洲人郑和赫然在列。 

    今年同样为官方重视的是“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除了由万里长城体现出中国军民守土保家的强烈象征意义,此次盛大的纪念中,中国官方首次正面强调了滇缅公路、驼峰航线的意义,首次从世界一体的眼光来看待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的意义,体现了一个强大复兴民族所应有的客观和理性。 

    二00五,无法绕过的一个文化事件是一档名为“超级女声”的电视选秀节目。当全民共同目睹几个可爱女生由丑小鸭蜕变为白天鹅,这一过程无疑是刺激的。“超女”冠军李宇春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封面,显示了“超女现象”给中国文化带来的异乎寻常的巨大影响。 

    几位大师的离去无疑给二00五年带来一抹悲情的色彩。陈省身、费孝通、启功、巴金等大师的陨落,在国人中掀起一场关于“我们是否还需要大师”的争论。不管是否需要大师,经过一个文化的断层,如果无法产生大师或许才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来源:--
[上传时间:2005-12-26]
相关链接: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媒体视点 媒体视点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