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工作机构 法规·标准 语文工作 科研工作 学术交流 培训测试 中文信息处理 语文博物馆 网上服务 百家论坛 图片·视频
信息浏览
首页 >>>学术动态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坚持简化 保持稳定

——学习《通用规范汉字表》四人谈(三)

高家莺 颜逸明 费锦昌 范可育

 

  范可育:如何正确处理简化字与繁体字的关系,同时保持汉字使用在一定时期内的稳定,一直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通用规范汉字表》研制组坚持汉字简化的方向,对简化汉字的认识和评价是令人信服的。他们从四个方面肯定了简化字的作用与地位:一是方便了几亿人的认字和写字,二是加快了我国普及教育和成人扫盲的步伐,三是简化字已经成为传播现代信息和国际交流的载体,四是简化字在传统文化现代化方面也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结论是:简化汉字已经成为国内外大多数汉字使用者的习惯,根据文字使用社会性的原则,坚持简化的方向是完全正确的。比如已被有些语文工具书恢复为字头的“濛”,《通用规范汉字表》还是坚持《简化字总表》的做法,仍用“蒙”来简化。写作“细雨蒙蒙”并不会造成语义混淆。有人说,“蒙”加“氵”旁才能与“细雨”相应,那么,沙尘暴造成的“蒙蒙”是不是还要加上“石”旁呢?

  颜逸明:坚持汉字简化方向,并不等于民众在使用简化字的过程中没有遇到问题,比如一个简化字对应两个甚至三个繁体字(或传承字)的时候,简繁转换经常出现差错,闹出了“歌後鄧麗君”“秀美理發廳”“窗明幾浄”“封麺設計”等笑话。字表研制组正视这个问题,并从便于民众使用出发,在《通用规范汉字表》后附了《规范字与繁体字、异体字对照表》,列出字表中3120个规范字及相应的繁体字、异体字,收录了与2546个规范字相对应的2574个繁体字,还对96组一个规范字对应多个繁体字(或传承字)的字际关系进行了分解。又在《〈通用规范汉字表〉解读》一书中列表作了更加详细的分解说明,明确了它们之间的字用分工职能。这些务实的做法对于民众正确掌握和便捷使用简化字十分有用。

  高家莺:为了坚持汉字简化方向,确保《通用规范汉字表》不恢复一个繁体字,字表研制组妥善处理了一些很难处理的问题。比如“剋(kè)”,《简化字总表》作为“克”的繁体字。但“剋”另有kēi音,字义为“训斥、打人”。这一音义原有较浓的方言色彩,但现在已经进入共同语,所以,字表把它与“克”分开,就是不把它看作“克”的繁体字,而视为“克”字繁体“剋(kè)”的同形字,收入二级字表。

  范可育:类似的还有“二噁英”的“噁(è)”,字表类推简化后收为三级字。有的人误解为恢复了繁体字。其实,“二噁英”的“噁”是作为科技用字收入三级字表的。它与“恶心”的“恶(ě)”的繁体“噁(ě)”是两码事儿。这两个字只是同形字,读音也不同。

  费锦昌:还有“钟”“锺”二字。《简化字总表》把“鐘”“鍾”都简化为“钟”。《通用规范汉字表》沿用《简化字总表》,但在三级字表中增收简化字“锺(鍾)”,注明“用于姓氏人名时可简化作‘锺’”。“锺”用作人名时,也是有字义的,如“钱锺书”的“锺”就是“(情感等)集中;专注”义,按照编字典的一般常理,应该把简化字“钟”“锺”分为两个字头,把原先属于字头“钟1(鍾)”的三个义项归属于字头“锺(鍾)”,但《通用规范汉字字典》仍维持原先的做法,即字头还是分为“钟1(鍾)”和“钟2(鐘)”,只在提示中注明:“《通用规范汉字表》确认‘鍾’用于姓氏人名时可简化作‘锺’。”为什么要这样处理?研制组的苦心是既要保持把“鐘”“鍾”都简化为“钟”这一繁简关系不变,“鍾愛”仍简写作“钟爱”,“鍾情”仍简写作“钟情”,使社会语文生活不出现字用习惯的变化,又要照顾到社会民众已经在姓氏人名中广泛使用简化字“锺(鍾)”这一现实状况。研制组把日常语境与特殊语境都照顾全了,表现出研制工作的原则性与灵活性。

  颜逸明:类推简化是汉字简化课题中的一个重要问题。由于《简化字总表》(1964年)“说明”中有这样的规定:“未收入第三表的字,凡用第二表的简化字或简化偏旁作为偏旁的,一般应该同样简化”,这么多年来,在明知无限类推简化将给汉字系统带来许多弊病的情况下,类推简化的势头仍是有增无减。

  费锦昌:《通用规范汉字表》研制组曾以《简化字总表》第二表为标准,对《汉语大字典》54,678字范围内所有符合条件的繁体字作了穷尽性的类推简化,共得出新的类推简化字形12,818个,增幅达23.5%。其中出现许多同形字和不符合汉字结构规律的怪字形,而这些新增字形在当今又没有任何实用价值。由此,当时的研制组曾得出“对全部繁体字进行类推简化,既无必要也无可能”的结论。

  高家莺:研制组对汉字的简化持谨慎态度。为了保持汉字字形的相对稳定,《通用规范汉字表》对类推简化采取严格掌握的原则。字表的“说明”告诉读者,在《简化字总表》和《现代汉语通用字表》未收的类推简化字中,经过严格甄别,《通用规范汉字表》只增收了226个类推简化字,承认它们“通用规范汉字”的资格。《〈通用规范汉字表〉解读》则在指出无限类推的弊端后,明确宣布除了《通用规范汉字表》收录的类推简化字以外,“今后表外字不再类推”。“说明”和《解读》从不同的角度对类推简化表达了相同的意见和态度。在文物古迹、书法、篆刻等学术特殊领域工作的人,都有能力掌握繁体字,根本没有必要再增添历史上从来没有用过的“人造字”。明确宣布“今后表外字不再类推”是对简化汉字优化工作的一大贡献。

  费锦昌:有人担心“今后表外字不再类推”后,会出现大型工具书字头繁简并存的状况,甚至在个别文章、个别语句中出现前一字是简化字后一字是繁体字的尴尬局面。我们认为,只要下定“今后表外字不再类推”的决心,这种个别情况是很难避免的,这是我们文字生活中存在简化字和繁体字两个系统的客观反映。如果能用对这种极少量尴尬的容忍换取对 “人造字” 没完没了滋生的有效遏制 ,对于简化字的稳定和健康发展来说,将是一件非常有益的事情。世事没有十全十美,我们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衡取其重。



来源:
[上传时间:2013-11-05]
相关链接:
· 关键字:汉字表
· 《规范汉字表》有望9月底完成初稿
· 关键字:简化
· 简化字的史源与时运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