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工作机构 法规·标准 语文工作 科研工作 学术交流 培训测试 中文信息处理 语文博物馆 网上服务 百家论坛 图片·视频
信息浏览
首页 >>>学术动态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首届全国教育教材语言学术研讨会研讨内容纪要



    首届全国教育教材语言专题学术研讨会于2006年11月25日至26日在厦门大学胜利召开。会议由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教育教材语言分中心和人民教育出版社主办,福建省语委办和厦门市语委办协办。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副司长王铁琨、厦门大学社科处处长陈武元、福建省语委办主任金秋萍、厦门市语委办主任熊浪宏等领导莅临会场并致辞,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审、全国中学语文教育专家顾之川作为会议主办方代表出席大会并致辞。
    出席研讨会的专家来自国大陆、香港、马来西亚等地,还吸引了国内多家知名出版社和学术刊物,如人民教育出版社、商务印书馆、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上海辞书出版社、福建教育出版社,及《语言文字应用》《语文建设》杂志社等。研讨会设立了论文评议人制度,香港岭南大学田小琳、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严学军、武汉大学萧国政、上海交通大学郭曙纶、鲁东大学亢世勇和商务印书馆余桂林都担任了论文评议人。人教社的顾之川、北京传媒大学的邢欣和杜青、《语言文字应用》的叶青、厦门大学的李焱、郑泽芝、杨子菁、新疆师范大学的李……忠、……分别主持了讨论。
    会议围绕教育教材语言的展开了多角度的讨论,涉及的主要议题: 

                      一、教育教材语言的性质、特点及研究意义

    苏新春在《论教育教材语言的性质、特点与意义》,及杜晶晶等人在《再论教育教材语言》的报告中认为:教育教材语言指的是通过学校教育来实现教学目的,以教材为载体的语言。教材语言可分为对象语言和叙述语言,其特点包括基础性与功能性、有限性和有序性、通用性与专业性、体系性与层次性等。教育教材语言可以分为语文教材与学科教材、母语教材与对外汉语教材、基础教育阶段的教材与高中、大学阶段的教材。这些看法引起与会代表的高度兴趣与热烈讨论。外研社严学军认为把教材语言分为对象语言和叙述语言是一个理论上的推进,邢欣认为二者的区分非常有意义,她们在文体语篇的研究中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严学军认为对语文教材其区分是容易的,而对历史等学科教材的区分可能会相对较难。苏新春认为对象语言与叙述语言之分在各科教材中都适合这种分类,如历史教材的人物、时间、历史事件等就是该学科的对象语言。
    严学军认为教材语言的研究应该在进行文本内部研究的基础上进行外部对比研究,苏新春认为现采用的方法是对现有教材采取先描写、分析,弄清教材语言的基本面貌,再结合教学目的、认知规律来建构合理的教育教材语言。
    对于教育教材语言的层次性特点,商务印书馆余桂林认为把它作为根本特性值得商榷,杜晶晶认为教材语言是解决人的学习问题,教材语言与人的认知能力和认知过程密切联系在一起,反映从易到难、从浅到深的层次性,应看作是最根本的特性之一。

                             二、现行通用教材研究

    与会专家就教材的字、词、义项等进行了讨论,指出现行通用教材中存在的许多不足,并提出了很多改进方法。
    对字的研究,与会专家就现行教材字量、区域分布等提出了各自的看法。郭曙纶对上海市小学现行语文教材的用字情况进行统计与分析,发现小学识字总量高于课程标准的要求,超纲字很多。新加坡国立大学王蕙和商务印书馆余桂林的论文对中国大陆、中国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四个华语区主流小学语文教材做了定量分析与比较,提出了一个跨区域的华语教学字表与分级方案。
    对词的研究,与会专家主要就对外汉语教材的词汇情况提出了各自的见解。厦门大学杨子菁对《桥梁——实用汉语中级教程》(陈灼主编,1996年版)和《发展汉语-中级汉语》(徐桂梅等编,2005年版)两套教材所收录的生词进行分层级统计比较,发现存在丙级词收录不足、词汇层级分布不严等问题,认为在教材编写过程中切实以《大纲》为依据,建立一套教材词汇等级控制系统。厦门大学的杨艳对《中文》、《速成汉语初级教程综合课本》、《新标准汉语》、《新实用汉语课本》四套教材的正文进行分词和计量的基础上,对其总体词种、词量情况进行了统计,同时,在词性、共有词种及教材总词种方面对这四套教材的词汇与大纲词汇进行了比较,发现这四套教材出现大量的超纲词的同时,又大量缺失基础的大纲词。
    对义项的研究,北京师范大学的步延新选用了《大纲》中的甲级词的实词和北大语料库,制成了形容词、动词义频表,用北大的《汉语教程》(初、中、高)进行对比后发现,现行教材对义项并没有足够的重视。厦门大学教材语言研究中心则从汉语教程(1993,北京大学)和本科系列一年级汉语教程(1999,北京语言大学)这两部教材出发,从文本的真实语境中来探讨词汇中义位和词典中义项的对应问题。认为通过对义项、义位的双向研究,词典义项与实际教学义项并不存在对应效果,在词典义项与真实语境中的义位中间还存在一个教学义位的空间。

                      三、教育教材语言与教学大纲、教材编写

    母语教学方面,厦门大学周美玲认为新《课标》是一大突破和创新,具有开放性和综合性、自主性和探究性、实践性和现代性、创新性和科学性,但它仍非尽善尽美,需要在语文知识体系的开发、教材的创新、教师队伍的专业化等方面有所阐述。
    对外汉语教学方面,国家汉语水平考试委员会考试中心制定的《汉语水平词汇与汉字等级大纲》(2001年修订本)和国家汉办汉考办(2003) 修订的《汉语水平大纲》是现行对外汉语教材编写的依据,许多专家的研究也以此为依据。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大纲对于教材编写、教学等有重要的导向作用,应进一步完善之。
    教育教材作为知识的承载体和教学体,对于承载民族文化精神、系联社会存在与沟通的极其重要的价值。因此,教育教材的科学性也就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迫切任务。与会专家就教育教材的选文标准、教材编排、教材质量等发表了各自的见解。
    人教社顾之川系统阐述了老一代学者长期以来语文教材课文选编中遵循的“思想内容健康”、“语言文字规范”、“适合教学”的三大标准,并结合人教社目前的课文选目、加工的情况作了论述。田小琳对教材编写中应遵循的规范性原则作了深入的阐述。晋江侨声中学的蔡志忠从接受美学的角度谈对外汉语教材编写应该以读者为中心。
    教材编排方面,香港教育学院何文胜认为需要突破以生活内容来组元的思路,改用以线形逻辑发展能力训练元素来组织单元。亢世勇介绍了“中小学语文课文语料库”和“中小学生语言偏误语料库”,及利用这两个语料库对小学三年级学生的别字、错字、错词进行的对比分析,认为教材应适应学生的语言认知水平,还要注意学生必须掌握字、词、句等语言成分出现的频率,便于学生深入了解、强化记忆。
    教材汉字方面,厦门大学李焱在考察分析目前已有的汉字统计字表的基础上,同时结合汉字的频度高低、能否独立成词、构词能力强弱、笔画数与不见得难易程度及是否满足日常交际功能需要等因素,选出了初级阶段对外汉语教材应该收入的1000个字目。
    教材质量方面,中国传媒大学杜青认为科学性是教材的质量所在,实用性是教材的价值体现,趣味性是审美的体验。邢欣等编写的商务汉语系统教程案例选取也注重案例的典型性、题材的全面性、内容的故事性、趣味性、可读性等。香港浸会大学赵小蕙认为语文教科书的编写集中体现了教学目的,内容和要求,是教学大纲得以实施的根本保证,教科书编写水平应该体现语文学科和现代化科技发展的水平。

                    四、教育教材语言与语言文字教学

    语法教学方面,与会专家对近年来教学中普遍存在的“淡化语法”现象表示了担忧。人教社顾之川认为最近一轮教材的编写是“淡化语法”的,因为教育部的现行课程标准不把语法列入高考范围。田小琳、郭曙纶等都认为中小学教育不能忽视语法教学。语法应该教什么,怎么教,如何运用教学语法知识提高语言水平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文字教学方面,三峡大学陈晶从字量、整字、构词三个方面构建了了一个文字教学系统,要求从文字理论角度对文字知识序列有完整科学的反映,从教学的角度对文字知识进行合理安排、系统体现,使之符合教学规律。徐德江报告了婴幼儿学习汉字的作法与经验。个人专职研究者卢慧彬汉字教学应结合其形音义的特点综合进行。
    与会代表认为,教育教材语言是一个亟待开发的研究领域,它作为一个独立的研究对象的时间还不长,还有许多问题,如教育教材语言的数量、类型、构成、分布,教育教材语言与教学的关系,与教学效果的关系,教育教材语言在语言学课与非语言学课中的表现形式,等等,都值得深入研究。





来源:--
[上传时间:2006-12-04]
相关链接: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