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工作机构 法规·标准 语文工作 科研工作 学术交流 培训测试 中文信息处理 语文博物馆 网上服务 百家论坛 图片·视频
信息浏览
首页 >>>台湾语文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向朋友推荐 向朋友推荐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台语”如何从语言变政治? 沟通工具成武器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2009-03-11

 

  语言原本应该是中性的,只是人们沟通的工具,但台湾社会这几年发展下来,台语已经不只是方言的概念,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政治性语言,识别族类的工具

前段时间,化名查理的中年男子,用国语(普通话)喊了一句老百姓活不下去了啦,引发台湾岛内新一波呛扁风潮。陈水扁恼羞成怒,在正式场合用台语回应说:“太平洋也没有加盖子啊,说中国很好就游过去嘛,对不对?去了就不要回来了!

 

  ■“台语”是泉漳人带过去的

  在台湾民间的口语中,一般讲淡水河也没有加盖啊,你去跳啊,意思是叫人去死,是非常没有礼貌的话,而陈水扁刻意用这段台语俚语来回应用国语他的人,还把淡水河改成太平洋,更莫名其妙把逻辑引导为他的人是因为觉得中国好、不爱台湾,所以才他。

  所谓台语,其实就是闽南语。来自福建的政协委员陈正统在介绍自己主编《闽南话漳腔辞典》的原因时说,前一段时期,台湾少数人声称要把所谓的台语当成他们所谓的国语,排斥普通话。他们所谓的台语就是闽南话,或称为福佬话。这种方言是早期泉州、漳州移民台湾的时候带过去的。

语言原本应该是中性的,只是人们沟通的工具,但台湾社会这几年发展下来,台语已经不只是方言的概念,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政治性语言,识别族类的工具。

 

  ■“党外运动”曾用“台语”控诉当局

  1945年,日本战败,台湾回到中国怀抱。那期间的台湾社会,学国语不只是件必要的事,而且是件进步的事。会说国语,象征着与整个中国同步。

  1949年,国民党退到台湾后,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就陆续颁发推行国语运动的政策,比如在学校或公众场合不得讲方言,若学生在学校讲了方言,有的还被罚钱或者体罚;加强广播电台国语节目的比例;电视台方言节目每天每台只能一小时,且不得在晚间黄金时段播出等。

  70年代末,当针对国民党的党外运动风起云涌时,反对运动的政治领导人用台语控诉当局统治,带领群众唱一些著名的30年代台语老歌,抒发压抑情绪。

  90年代初,台湾虽然已经解严,开放报禁,但电子媒体仍被国民党垄断。1992年,开始有民进党籍的政治人物设立地下电台,此后风行了几年。这些地下电台也都是以台语议论时政。

  李登辉执政后期,开始也在正式场合讲台语。在立法院,也开始有越来越多人刻意以台语来问政,甚至会故意针对外省籍的国民党官员,质问其会不会讲台语喝台湾水,吃台湾米,为什么不会讲台语,这俨然已成了生活在台湾社会的道德标准。很多人因为不会讲台语而失去工作机会;另一面是,许多外省二代扭曲着学台语,比如与朋友约定,讲一句国语,就自己罚钱,这无非是为了可以自由地活在台湾这个社会。

  2000年,民进党上台执政,陈水扁把李登辉之前讲的两国论一边一国来代替。一边一国台语俚语,是小孩子在玩家家的游戏时,大伙分成两队,一边用手比划一条线,一边说你那边一国、我这边一国、大家一边一国。而在陈水扁的引导下,一边一国就这样变成了一个政治用语。

就这样,多年演变下,一种粗暴的逻辑渐渐形成——台语,才是爱台湾,才是我们。而国民党是讲国语的,是外来的;民进党是讲台语的,是真正的台湾

 

  ■民进党执政后将“台语”粗俗化

  然而,民进党执政后,台语的曝光度虽然越来越高,水准却似乎越来越低。现时,大众传媒所展现的台语,经常是不雅、粗俗、没有礼貌的。以个人经验来说,小时候从长辈口中听到的台语与现在流行的相比,不论是发音标准,或是内容程度,都相差非常大。实际上,闽南语继承的是上古汉语,不仅同样以汉字书写,而且非常典雅,比如许多唐诗就必须用闽南语来念,才能念出韵来。再者,台湾居民的传统性格,原本是害羞、客气、容易脸红的,而现在台湾人在电视上讲的台语,展现出来的,却经常是嚣张、无礼、大摇大摆,动不动就呛声”(用言语挑衅对方)

  最经典的例子,就是从2002年中开始播出一年多、创下收视纪录的台语电视剧《台湾霹雳火》。该剧以骂人、比狠、吵架来吸引观众,我若是不爽,我就想要报仇我若是想要报仇,我会送你一桶汽油、一枝番仔火(火柴)”,这些台词一时间都成为台湾社会的流行语。

政治人物自然不会输给戏剧中的虚拟人物。太平洋没加盖这样没礼貌的话,当然就可以从陈水扁的口中说出。不可思议的脏话——“LP”,可以从前外交部长陈唐山的口中说出,之后大家还争相模仿。

 

  ■用“台语”批评民进党才有正当性?

  在岛内,讲台语似乎已经拥有正当性。当有人指责某人说的台语不雅、不当时,绿色舆论马上就会反击说:“讲国语就有水准,讲台语就没水准,为什么要欺负台湾人。这样的语言暴力导致现在任何批评者,都得先声称自己是深绿的,而且最好用台语,至少是发音不特别标准的国语,才能取得批评台语的资格。

  2006年的红衫军倒扁,能聚集号称上百万人的能量,除了民怨沸腾,一个重要原因是,发起人施明德是民进党大老。参与的群众也可以跟着免疫,不怕被骂不爱台湾

  后来,又陆陆续续发生的小老百姓呛扁游击战,也是如此。如果呛声的国语发音太标准,马上会被人怀疑是外省人,是国民党派来的不是真的老百姓。如果用台语呛,甚至还拿着民进党证,那正当性就强了。

  查理用国语喊了一句老百姓活不下去了啦,被呛的陈水扁换一个场合,立刻反击,指查理是假的。护主心切的台新闻局长谢志伟也跟着回骂一个小老百姓。口音一听就知道是本省人的查理,媒体渐渐查出他的身份——原为中小企业主,公司倒闭后,到处打零工,自称以前也是民进党支持者。据新华社《环球》杂志

 



来源:
[上传时间:2009-03-23]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向朋友推荐 向朋友推荐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