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工作机构 法规·标准 语文工作 科研工作 学术交流 培训测试 中文信息处理 语文博物馆 网上服务 百家论坛 图片·视频
信息浏览
首页 >>>台湾语文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向朋友推荐 向朋友推荐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台湾“拼音大战”的幕后:一场“统独”之争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2008-10-07

 

 

 

国际化vs本土化统一vs独立

汉语拼音与通用拼音之争,表面上看是一场学术争论,其实却是一场“统独”之争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刘宗荣发自北京 在台北,忠孝东路素有“购物天堂”的美誉,不论是矗立在街头的众家百货公司,还是隐匿在巷弄中琳琅满目的独特商店,无不吸引着大批的外来游客和购物者。然而,对于大部分观光客来说,忠孝东路的译名应该是汉语拼音的“Zhongxiao E Rd.”,还是通用拼音的“Jhongsiao E Rd.”,却让人迷惑。

近年来,采用何种拼音系统在台湾一直争论不休。据台湾媒体报道,由于岛内的地名、街名甚至人名等没有统一的译音方案,道路名称的译音非常混乱,有时同一条道路在不同路段出现不同拼法。甚至各县市在统一译名时,还会出现高雄采用通用拼音、台北则采用汉语拼音的做法。

916,台当局“行政院跨部会会议”通过相关主管部门的提案,确定未来中文译音政策将改采汉语拼音,不再使用民进党政府6年前决定的通用拼音。持续多年的两岸“拼音大战”,终于落下帷幕。

 

“通用拼音”不通用

“如果不会汉语拼音,对于我们这些学生的深造是件很麻烦的事。”岛内一位王姓同学告诉记者,“我正在学俄文,我和很多朋友使用的都是中国大陆生产的俄汉电子辞典。但每当我用中文查俄文单词时就非常头疼,因为中文输入必须用汉语拼音。但是由于根本没有学过汉语拼音,每次都只能猜着输入。有一次为了找‘帽子’的俄文单词,用汉语拼音输入法敲打了半天,只出来一个‘猫’字。”

的确,数十年来,汉语拼音已在国际上广为通用,不仅是联合国所采用的标准拼音系统,也是国际学术界通用的拼音系统。而通用拼音因以本地发音为基础,推广效果并不理想。

通用拼音是原台湾当局曾经建议使用的中文拉丁化拼音法,号称是汉语拼音的“改良版”。台当局宣称,通用拼音“兼顾到台湾大环境与本土化的诉求”,能体现台湾“本土母语”,且与汉语拼音的“兼容性”超过80%,因而成为台当局全面推行的译音政策。

据介绍,通用拼音与汉语拼音之间,其实只有三个音的不同,使用的符号差异仅为15%。但少数几个符号的不同,却带来几何级数的差异。台湾长庚大学李仁圆教授通过词库所作的统计显示,10万个词语中就会造成48%的拼写形式差异,并最终导致近半汉语词汇的拼写音节不同。台湾知名语言和认知心理学专家、前“教育部长”曾志朗,也曾以DNA层次1%的差异,造成了人和黑猩猩的不一样为例,说明此种现象。

例如,一家姓“张”的人分居在两岸,大陆的护照上是汉语拼音的“ZHANG”,而按照岛内通用拼音的拼写则为“JHANG”。如此一来,明明是一家人,看起来却是两个姓。显然,采用通用拼音还是汉语拼音,已经不仅仅是个街名或者地名如何翻译以方便外来游客的问题,更关系到岛内初级汉语教育、资料沟通共享乃至文化的交流。

曾任报业控股华文报集团语文顾问的汪惠迪,则在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评论说,“通用拼音到底通用不通用?我想充其量也只在台湾通用,在岛内民众内部通用,走出台湾,就不通用了。学了汉语拼音的外国人走进台湾,看到通用拼音,不知其为何物;而在台湾学了通用拼音的外国人走出台湾,也派不上什么用场。”

 

岛内民众都“找不着北”

对于通用拼音带来的困扰,前文提到的那位王姓同学至今记忆犹新。

 他说:“一位俄罗斯留学生要我带他参观台北万华著名的龙山寺,约好在万华火车站见面。到了车站,那位俄罗斯朋友已经到了,不过他却非常茫然地东张西望。我问他在找什么。他说他搭火车来的时候,听到广播说万华站到了,但一出车站却发现这里不是万华,而是Manka。他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看见了我!他还问我怎么也在Manka。”

王姓同学说:“听到这儿,我差点笑翻了,因为万华在闽南语里叫作‘艋舺’,译成拼音就是Manka。后来我还发现,宜兰县的苏澳与礁溪两镇,也采取闽南语拼写全镇的路牌,按照拼音念起来的地名,和普通话的地名念法真是天壤之别。我想不止老外来台湾被地名译写搞得一头雾水,连台湾百姓自己也要迷路了!”

的确,岛内民众尚且被混乱的各种地名译音搞得“找不到北”,来岛内观光旅游或者工作的“老外们”,在岛内看路标恐怕就更加一头雾水了。

台湾问题专家富权告诉《国际先驱导报》,通用拼音虽然能准确拼出台湾地区一些方言的发音,但在使用之后,却造成了极大的困扰。“既然台湾的地名、人名在向国际作英文翻译时,以普通话为发音标准,那么汉语拼音就完全适用,无须考虑那个方便于准确拼串方言发音的通用拼音。后者只是适用于以闽南语、客家语及原住民语发音识字的场合。”

“在台湾要采用何种拼音,一直是一项涉及‘统、独’意识形态分歧的政治话题。因此在争执不下后,台当局干脆就听任各市县自行决定。”新华社记者陈键兴在台驻点采访时,对“拼音大战”造成的困扰深有体会。“在搭乘地铁时,在‘中山站’一个入口处的地名牌上,居然同时出现了两个不同的拼音:这个地名牌上的‘中山北路’的‘中山’注音为‘ZHONG SHAN’,而‘中山分局’的‘中山’注音则成了‘CHUNG SNAN’。到了‘忠孝复兴站’,地铁站内站名的注音为‘CHUNG HSIAO FU HSING’,上到地面,这个地名的注音则变成了‘ZHONG XIAO FU XING’。”

 

“拼音大战”由来已久

尽管台“教育部执行秘书”陈雪玉916日面对媒体表示,改采汉语拼音是为了在文化交流上与国际接轨,与蓝绿意识形态无关。但岛内的拼音方案之争却是由来已久,平时看来小不起眼的拼音译音问题,背后其实蕴含着十几年来两岸角力的无数政治故事。

 回顾蒋介石、蒋经国父子“主政”时期,台当局出于特殊的历史原因,一直沿用1918年公布的注音符号。尽管随着计算机的广泛普及和使用,注音符号越来越不适应沟通与交流的需要,但出于“保持正统,汉贼不两立”等政治考虑,台当局仍坚持使用注音符号。

1996年,台当局筹设“亚太营运中心”,为了将拼音系统与国际接轨,统一中文译音的问题开始提上日程。19997月,李登辉“当政”时期,台“行政院教育改革推动小组”决议中文音译采用汉语拼音,却引发十余名民进党县市长的反对。本来就对“台独”心有所属的李登辉,自然顺势“暂缓推行”汉语拼音。

2000年陈水扁上台后,大肆推动“文化台独”和“去中国化”,汉语拼音更成了当局的“眼中钉”。当年107日,台“教育部国语推动委员会”正式公布“中文译音统一规定”草案,宣布以台湾本土研制的通用拼音取代中国大陆通用、联合国公认、国际标准都认可的“汉语拼音方案”。

1031日,在外界的强烈批评下,时任“教育部长”的曾志朗本着语言专家的良心,做出“建议采用汉语拼音方案”的决议并送交“行政院”。然而,曾志朗的意见迅速遭到“台独”基本教义派的反弹,且由于当时台“行政院”做出退案处理,“拼音大战”再度引发激烈争议。曾志朗也因此于2002年初“下台一鞠躬”。

 

“中央”“地方”争论不休

20028月,陈水扁当局在各方意见未统一下,强行核备了“中文译音使用原则”,正式确定台湾地区的地名、姓名等注音将以通用拼音为准。200710月,陈水扁当局又颁布“标准地名译写准则草案”,决定把台湾所有地名拼音改为通用拼音,以“统一音译”。“台湾一场拼音大战似乎难以避免。”英国广播公司如是评论。

 对于陈水扁当局决定采用通用拼音的做法,时任台北市长的马英九表示,如果“中央”坚持采用通用拼音,台北市将在现行的小学注音教学之外,进行“双轨教育”,同时教授通用、汉语拼音,以免学生长大后自绝于国际社会之外。马英九说:“台北市是台湾国际化程度最高、国际化需求最殷切的城市,采用通用拼音只会害了台北市。”六年后,也正是马英九,结束了这场旷日持久的“拼音大战”。

 

 背后潜藏政治角力

 汉语拼音与通用拼音之争,看似语言领域的争议﹐实际上有着强烈的政治色彩。海外媒体指出,综观近年来岛内关于中文译音问题的论战,汉语拼音与通用拼音之争说穿了,就是台湾政坛上的某些势力将其当作了“国际化”与“本土化”、统一与“台独”争议的另一个战场。

富权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说:“汉语拼音与通用拼音之争,虽然在表面上看,是一场‘学术’之争,但却隐潜着‘大中国’与‘台湾本土’意识,及‘统’与‘独’理念之争。这从分别坚持两种不同拼音人士的省籍、政党、政治立场等背景中,就可以管中窥豹,一目了然。”

 汪惠迪则评论说:“当有人指摘拼音大战蒙上了浓厚的政治色彩,它并不是什么学术之争,而是一场‘统独’之争时,我认为是不无道理的。”

如今,持续多年的“拼音大战”终于落幕。916日,台“教育部”决议全面放弃通用拼音,改用与大陆通用的汉语拼音。不过,台“教育部”也承认,“中文译音采通用拼音政策实施六年,已投入大量资源,一旦改采汉语拼音,庞大的社会变动成本将成反对主因,造成外界质疑,而模糊拼音国际化的良善立意。”

但是,对于想去台北“购物天堂”购物的外来游客来说,总算可以顺着写有“Zhongxiao E Rd.”的路标找到忠孝东路了。

 

岛内民众都“找不着北”

对于通用拼音带来的困扰,前文提到的那位王姓同学至今记忆犹新。

 他说:“一位俄罗斯留学生要我带他参观台北万华著名的龙山寺,约好在万华火车站见面。到了车站,那位俄罗斯朋友已经到了,不过他却非常茫然地东张西望。我问他在找什么。他说他搭火车来的时候,听到广播说万华站到了,但一出车站却发现这里不是万华,而是Manka。他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看见了我!他还问我怎么也在Manka。”

王姓同学说:“听到这儿,我差点笑翻了,因为万华在闽南语里叫作‘艋舺’,译成拼音就是Manka。后来我还发现,宜兰县的苏澳与礁溪两镇,也采取闽南语拼写全镇的路牌,按照拼音念起来的地名,和普通话的地名念法真是天壤之别。我想不止老外来台湾被地名译写搞得一头雾水,连台湾百姓自己也要迷路了!”

的确,岛内民众尚且被混乱的各种地名译音搞得“找不到北”,来岛内观光旅游或者工作的“老外们”,在岛内看路标恐怕就更加一头雾水了。

台湾问题专家富权告诉《国际先驱导报》,通用拼音虽然能准确拼出台湾地区一些方言的发音,但在使用之后,却造成了极大的困扰。“既然台湾的地名、人名在向国际作英文翻译时,以普通话为发音标准,那么汉语拼音就完全适用,无须考虑那个方便于准确拼串方言发音的通用拼音。后者只是适用于以闽南语、客家语及原住民语发音识字的场合。”

“在台湾要采用何种拼音,一直是一项涉及‘统、独’意识形态分歧的政治话题。因此在争执不下后,台当局干脆就听任各市县自行决定。”新华社记者陈键兴在台驻点采访时,对“拼音大战”造成的困扰深有体会。“在搭乘地铁时,在‘中山站’一个入口处的地名牌上,居然同时出现了两个不同的拼音:这个地名牌上的‘中山北路’的‘中山’注音为‘ZHONG SHAN’,而‘中山分局’的‘中山’注音则成了‘CHUNG SNAN’。到了‘忠孝复兴站’,地铁站内站名的注音为‘CHUNG HSIAO FU HSING’,上到地面,这个地名的注音则变成了‘ZHONG XIAO FU XING’。”

 

“拼音大战”由来已久

尽管台“教育部执行秘书”陈雪玉916日面对媒体表示,改采汉语拼音是为了在文化交流上与国际接轨,与蓝绿意识形态无关。但岛内的拼音方案之争却是由来已久,平时看来小不起眼的拼音译音问题,背后其实蕴含着十几年来两岸角力的无数政治故事。

 回顾蒋介石、蒋经国父子“主政”时期,台当局出于特殊的历史原因,一直沿用1918年公布的注音符号。尽管随着计算机的广泛普及和使用,注音符号越来越不适应沟通与交流的需要,但出于“保持正统,汉贼不两立”等政治考虑,台当局仍坚持使用注音符号。

1996年,台当局筹设“亚太营运中心”,为了将拼音系统与国际接轨,统一中文译音的问题开始提上日程。19997月,李登辉“当政”时期,台“行政院教育改革推动小组”决议中文音译采用汉语拼音,却引发十余名民进党县市长的反对。本来就对“台独”心有所属的李登辉,自然顺势“暂缓推行”汉语拼音。

2000年陈水扁上台后,大肆推动“文化台独”和“去中国化”,汉语拼音更成了当局的“眼中钉”。当年107日,台“教育部国语推动委员会”正式公布“中文译音统一规定”草案,宣布以台湾本土研制的通用拼音取代中国大陆通用、联合国公认、国际标准都认可的“汉语拼音方案”。

1031日,在外界的强烈批评下,时任“教育部长”的曾志朗本着语言专家的良心,做出“建议采用汉语拼音方案”的决议并送交“行政院”。然而,曾志朗的意见迅速遭到“台独”基本教义派的反弹,且由于当时台“行政院”做出退案处理,“拼音大战”再度引发激烈争议。曾志朗也因此于2002年初“下台一鞠躬”。

 

“中央”“地方”争论不休

20028月,陈水扁当局在各方意见未统一下,强行核备了“中文译音使用原则”,正式确定台湾地区的地名、姓名等注音将以通用拼音为准。200710月,陈水扁当局又颁布“标准地名译写准则草案”,决定把台湾所有地名拼音改为通用拼音,以“统一音译”。“台湾一场拼音大战似乎难以避免。”英国广播公司如是评论。

 对于陈水扁当局决定采用通用拼音的做法,时任台北市长的马英九表示,如果“中央”坚持采用通用拼音,台北市将在现行的小学注音教学之外,进行“双轨教育”,同时教授通用、汉语拼音,以免学生长大后自绝于国际社会之外。马英九说:“台北市是台湾国际化程度最高、国际化需求最殷切的城市,采用通用拼音只会害了台北市。”六年后,也正是马英九,结束了这场旷日持久的“拼音大战”。

 

 背后潜藏政治角力

 汉语拼音与通用拼音之争,看似语言领域的争议﹐实际上有着强烈的政治色彩。海外媒体指出,综观近年来岛内关于中文译音问题的论战,汉语拼音与通用拼音之争说穿了,就是台湾政坛上的某些势力将其当作了“国际化”与“本土化”、统一与“台独”争议的另一个战场。

富权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说:“汉语拼音与通用拼音之争,虽然在表面上看,是一场‘学术’之争,但却隐潜着‘大中国’与‘台湾本土’意识,及‘统’与‘独’理念之争。这从分别坚持两种不同拼音人士的省籍、政党、政治立场等背景中,就可以管中窥豹,一目了然。”

 汪惠迪则评论说:“当有人指摘拼音大战蒙上了浓厚的政治色彩,它并不是什么学术之争,而是一场‘统独’之争时,我认为是不无道理的。”

如今,持续多年的“拼音大战”终于落幕。916日,台“教育部”决议全面放弃通用拼音,改用与大陆通用的汉语拼音。不过,台“教育部”也承认,“中文译音采通用拼音政策实施六年,已投入大量资源,一旦改采汉语拼音,庞大的社会变动成本将成反对主因,造成外界质疑,而模糊拼音国际化的良善立意。”

但是,对于想去台北“购物天堂”购物的外来游客来说,总算可以顺着写有“Zhongxiao E Rd.”的路标找到忠孝东路了。



来源:
[上传时间:2008-10-08]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向朋友推荐 向朋友推荐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2002 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 版权所有 首都信息发展公司股份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京ICP证020345号
地址:北京市朝内南小街51号。 邮政编码:100010
电话: 010-65592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