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工作机构 法规·标准 语文工作 科研工作 学术交流 培训测试 中文信息处理 语文博物馆 网上服务 百家论坛 图片·视频
信息浏览
首页 >>>领导讲话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向朋友推荐 向朋友推荐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努力发展我国的辞书事业


――在汉语辞书研究中心揭牌仪式上的讲话


国家语委副主任
  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长

李宇明


 

与会的各位专家、山东省教育厅和鲁东大学的各位领导、在座的各位老师、各位同学:

今年88日,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同鲁东大学在北京签署共建汉语辞书研究中心协议。四个月零十天过去,1218日,举行汉语辞书研究中心揭牌仪式,效率很高。刚才几位专家讲了很好的意见,都是内行话。辞书方面我是外行,外行人讲话主要是表示个心意。

 

建汉语辞书研究中心,是与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的工作思路密切相关的。这些年,国家语委在赵沁平主任的领导下,在不断思考国家语委在今天应有哪些工作职责。我们逐渐认识到,新世纪国家语委有三件很重要的职责:第一,从语言文字的角度保证国家信息的畅通,支持国家信息产业的发展,保障国家在信息领域里的各种权益;第二,保证中国公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上用他熟悉的语言文字来获取信息、表达思想的权利;第三,帮助全世界愿意学习和使用中国语言文字的人方便地学习和使用中国语言文字。这些职责,不仅涉及语言“问题”,而且也涉及语言资源和语言权利,反映了信息化时代和汉语国际传播步伐加快形势下语言文字工作的特点。

语言之于国家,首先需要解决语言给社会带来的麻烦,这些麻烦可称之为“语言问题”。比如方言分歧、语言不统一对社会交际的影响,文字状况是否适应教育,语言文字怎样在计算机里实现等等。百余年来,我国为了解决语言问题,一代人又一代人殚思极虑,前赴后继。今天能够有这样的语言生活,能用汉语表达科学技术和进行全方位的教育,能在计算机和虚拟空间里用汉语汉字传递和处理信息,是百年来语言规划的丰功伟绩。但是到了 21世纪的今天,仅把语言看作“问题”是不全面的,还要把语言看作资源,看作人类最宝贵的财富。使资源是财富,就要保护它使用它。我国的语言资源(汉语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在不断流失,怎样保存、保护、开发语言资源,已经成为大问题。此外,国家还要很好地维护公民的语言权利。115日,国家语委在上海召开语言文字依法管理工作现场会,王登峰副主任在会议总结中就谈到维护公民语言权利的问题。在随后召开的2007国家语言战略高峰论坛(南京大学)上,我发表了论语言权利的演说。语言权利牵涉到公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构建以人为本的和谐社会,必须重视公民的语言权利。比如地名标牌、产品说明书、基本生活设施等滥用外语的现象,就侵犯了公民的母语权和知情权。

为了监测国家语言资源的状况,国家语委成立了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下设平面媒体语言分中心(与北京语言大学共建)、有声媒体语言分中心(与中国传媒大学等共建)、网络媒体语言分中心(与华中师范大学共建)、教育教材语言分中心(与厦门大学共建)和海外华语中心(与暨南大学等共建)。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定期向国内外发布年度语言实态数据,这些数据构成了《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的重要部分。国家语委还设立了两个与文字相关的中心:中国文字整理与规范研究中心(与北京师范大学共建),对汉字和中国少数民族文字的进行搜集、整理,对还在使用的中国文字进行规范,目标是实现文字的规范化,并逐步建立起中华大字符集;中国文字字体设计与研究中心(与北京大学共建),对计算机字库进行规范与开发,保证字库的规范,促进字库产业的发展。2007119日,教育部副部长、国家语委主任赵沁平教授为中国语言战略研究中心(与南京大学共建)揭牌。中国语言战略研究中心主要进行语言政策、语言规划理论、语言国情等方面的研究,对国内外重要语言问题提出应对的科学预案。这些中心(分中心)加上汉语辞书研究中心,已经有九个了。明年我们还争取建立中国少数民族语言监测与研究分中心。通过这些中心的建设,使国家的语言文字工作有根基,有底气,而且建立一支研究语言生活的学术队伍,培养一批学术新人。

 

辞书是什么?首先,辞书是全社会的老师。过去叫“无声的老师”,现在已经开始有“有声”词典,这位“无声”老师也会讲话了。辞书为什么能够成为社会的老师?因为它把人类的智慧积存了下来,因为它是现代大师们精心制作的产品。剪刀加浆糊弄出来的辞书,不配老师称号。其次,辞书应该是国家语言文字政策的模范执行者。辞书与国家语言文字规范“两张皮”,会对社会造成消极影响。第三,辞书也是国家语言文字标准的补足者和完善者。比如词汇、语法领域,百科知识领域,国家不一定在这些领域制定规范或是制定很细致的语言文字规范,这些领域需要辞书去补足。所谓完善者,是因为规范总是一定的人在一定的知识背景和时代背景下制定的,时代在进步,语言生活在发展,已有规范总会有缺陷。这些缺陷在一定时期内是要通过辞书来完善,并在完善的过程中逐渐形成新的国家规范。在国家语言规划里,辞书和教科书都有一席之地,辞书与国家语言生活的关系十分密切。

当前,辞书事业面临着现代化的严峻挑战。我们今天不只是生活在现实空间里,还有另外一个更为丰富多彩的空间,即虚拟世界。虚拟世界已成为信息的主要集散地,但是我们的辞书仍然生活在现实空间里。辞书跟不上信息化的步伐,就很难现代化。辞书现代化,首先需要建立用于辞书编纂的语料库。个人的语言经验都是有限的,语料库大大丰富了辞书编纂者的语言经验。没有合适的语料库,只能编纂出“专家语感”的辞书。当今世界上有影响的辞书,没有一个不借助语料库的。第二,需要一个知识库。个人的知识总是狭窄的,而辞书是知识的总汇,编纂者必须了解相关知识已经积攒到何种程度,了解相关辞书、教科书以及相关论文的情况,着才有可能编出高质量的辞书。因此,需要为辞书编纂者建立相应的知识库。第三,需要一套用于辞书编纂的计算机软件系统。语料库、知识库和一套软件系统,可以称之为辞书编纂的“三大法宝”。

辞书现代化还表现在电子辞书的发展上。这方面,在座的章宜华先生曾经做过很多研究。电子辞书不是简单地把纸质辞书变成电子文本,它应该是多媒体的,有自己特质的。电子辞书容量巨大,便于携带,在互联网编者和读者可以互动或身份互换,更新及时。应特别强调的是,新词语、新知识“爆炸般”呈现,不读书不看报不查词典,很快就被知识边缘化,被社会边缘化,因此,及时更新是现代社会对辞书的要求,电子辞书更新不用砍树,这是最大的优点。网络辞书值得重视。最近我查找一些词,词典上没有,“百度百科”却可以提供,还让读者提供条目或是解释。此外,世界上已经有很多免费提供辞书的网站,我国也有先生和出版社把他们的辞书放到网上,供网民免费使用,这是值得提倡的。

全社会不能只有一本辞书,不同行业、不同层次的人群有不同的辞书需求,因此现在不少人都在提倡辞书分众化,其办法往往是把一本大词典切割成各种小词典,竖着切切,横着切切,比如面对小学生,切一刀;面对中学生,切一刀;面对教师,切一刀,面对编辑,再切一刀……这样就形成了不同读者群的辞书。网络辞书和电子辞书不需要这样切,只需要设置不同的检索方式就行了。纸媒辞书满足社会的需求,当前主要是切分而不是集成,而电子辞书主要是集成而不是切分,要通过多媒体把所有的知识集成起来。现在世界上已经出现了很多巨大的、集成型的辞书。在这种情况下再问辞书是什么,回答可能就是:辞书是带有各种检索方式的人类全部知识的集合。这种集合不仅可以起到传统的辞书查检作用,而且可以利用它来进行知识发掘,辞书新具备了产生新知的功能。

在信息化带来辞书革命的新的知识历程中,我们掉队了,离辞书强国的距离没有拉近,若不急起直追,距离甚至会加大。什么叫辞书强国?不同的人可以给出不同的标准,我认为最少有三条:第一,本国辞书有多大的国际市场。衡量辞书的重要指标之一是发行量,但是不能只看国内的发行量,中国的辞书当然是中国人读的多了,关键要看国际市场有多大。我们经常讲,汉语是全世界使用人口最多的语言,但这并不能证明汉语就是强势语言,语言的强弱关键看有多少人把它作为第二语言来学习。如果这样看,汉语在世界上还不是强势语言。把英语作为第二语言学习的人最多,英语是当今世界的超级语言。西班牙语、法语、俄语、德语、日语等等,作为第二语言学习的人数都不比汉语少。语言被当作第二语言来学,才说明这个语言有世界价值。辞书也是这么个理。辞书强国的第二个标准,是有世界领域的经典样本。大家说起辞书来就是牛津大词典什么的,中国也应该创造出这样的具有经典意义的大词典。辞书强国的第三条,是要有领跑学术的理论和观念。辞书发展离不开实践但也不完全靠实践,还要有理性的学术思维。在辞书理论上,要形成有影响的“辞书学”学派,才可称为辞书强国。

 

如此说来,汉语辞书研究中心的建立就是非常必要的,而且任务还相当艰巨。汉语辞书研究中心已经在此领域把鲁东大学推到国家层面上了,有着圆我辞书强国之梦的使命。具体说,她要发挥如下的作用:

第一,成为辞书领域的研究中心。研究国内外辞书出版的现状和我国应有的发展对策,例如,国家用什么政策来调节辞书市场,出版商用什么对策来发展辞书事业,学校用什么办法来发展辞书专业(包括术语学专业)。我建议,汉语辞书研究中心将来能办一个“辞书动态”,或者叫“辞书的现状与对策”,可以是网络版,也可以是纸版,呈送相关部门。这种信息动态一定很有用。

第二,辞书资源的建设与服务。资源建设,就是刚才我讲的“三件法宝”,用于辞书编纂的语料库建设,用于辞书编纂的知识库建设,用于辞书编纂的一系列软件的开发设计。资源的建设与服务,是当今学科发展的重要任务。过去常说大学“非有大楼之谓也”,而是要有大师。现在,大楼盖得快,人才流动快,大师的引进也不是很难很难的事。当今看一个学科,不仅看大楼看大师,更要看拥有多少现代化的信息资源。学校之发展,学科之发展,又到了“跑马圈地”新时代。跑马圈地,就是看能“圈”多少学科的数据资源。一个强大的数据库,足以像大师一样撑起一个学科。汉语辞书研究中心要重视辞书资源的建设,成为全国辞书资源的中心,这样,中心的地位就会自然确立,如同唐人虞世南的咏蝉诗:“居高声自远,非是借秋风。”

第三,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学校与一般的科研单位不同,它是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的地方。我同铁琨等同事一致主张把中心建在学校,这是因为学校可以把研究成果积淀下来,数年或数十年,可以把成果用到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上。不像一般的项目组,项目做完了,一结项就什么都没有了。我国现在还没有辞书学专业,可能也没有面向本科生的辞书学教程,甚至在相关教材里也缺乏辞书学的内容。我国有这么大的辞书产业,有这么大的辞书市场,但却没有能够支撑它的学科。作为校长,在设置专业时,他首先要考虑两件事:能不能招进来学生;学生毕业后能不能就业。大学要不要开设辞书学本科专业,我没有仔细考虑过,但是这方面的人才需要培养,辞书学学科需要建设,这应当没有什么疑问。

要把汉语辞书研究中心建设好,理念很重要。第一,本土意识与世界眼光。本土意识,就是站在中华民族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国家利益是基本出发点。现在常用SCI来评价学科,这种评价标准是有问题的。有些科研团队同外国公司合作,成果最后都给了外国公司,这些科研团队成了外国公司的“打工仔”。我们的学术要有本土意识,比如语言学研究,就要关注中国的语言生活,关心本土语言的调查研究,解决本土的语言问题。没有本土意识,学术一定不会有大出息。另一方面,现在不是闭关锁国的时代,中国正走入世界,因此干任何事情都需要有国际眼光,要了解世界上是怎样做的,有没有比我们做得好的,我们能不能拿来用一用。中国要发展离不开世界,要虚心向世界学习。同时,也要把本土的成果介绍给世界,使之成为人类的共同财富。因此,除了本土意识还要有世界眼光。

第二,有容乃大,海纳百川。学术有不同的流派,特别是牵涉到出版,牵涉到市场,事情往往就更复杂。汉语辞书研究中心应该把全国的辞书界团结在一起,不管是做学术研究的,还是搞编辑出版的。对辞书有兴趣的政府部门很多,除了教育部还有新闻出版总署、文化部等等,中心应主动同跟辞书有关系的政府部门沟通,求得支持。

第三,现代化意识。一定不要把计算机和网络仅仅看作手段,计算机网络把所有人的智慧一下子网络起来了。人类智慧的高度集成,这是过去任何时候都达不到的。我在《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05)》(商务印书馆,2006)的序言《构建健康和谐的语言生活》里写道:“计算机网络也许可以算作20世纪人类最重要的发明之一,这一网络催生出信息时代,并为人类构造了一个与现实空间相关联的虚拟空间。……中国网民已经过亿,网络阅读、出版、通讯等等,正成为多数人的新习惯。虚拟空间的语言生活,正在造就新文化,不断酝酿新技术,陆续形成新产业。”现代化的手段正在带来人类社会的一场影响深远的革命,正在改变着我们的生存方式和生活方式。汉语辞书研究中心一开始就应站在高的起点上,这个高的起点就是现代化手段,现代化意识。

内行人讲话很谨慎,外行人讲话是想到哪说到哪。我这个辞书外行讲什么内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讲话表示对汉语辞书研究中心的支持,希望她经过艰苦努力,在方方面面的支持下,不久的将来确实能够成为中国辞书事业发展的引擎,成为有声望的汉语辞书研究中心。

谢谢各位!
                                                                                                                                 20071218
感谢刘金凤整理录音



来源:
[上传时间:2008-02-02]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向朋友推荐 向朋友推荐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