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工作机构 法规·标准 语文工作 科研工作 学术交流 培训测试 中文信息处理 语文博物馆 网上服务 百家论坛 图片·视频
信息浏览
首页 >>>领导讲话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向朋友推荐 向朋友推荐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国家语委副主任、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司长王登峰2006年10月19日在上海举行的“普通话水平测试规范与创新论坛”上的讲话,根据现场录音整理,并经本人审阅。

 

尊敬的各位领导,大家上午好!
    非常高兴参加京津沪渝四个直辖市共同主办的第一届普通话水平规范与创新论坛。首先,我代表国家语委、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也代表出席论坛的教育部语信司李宇明司长,向这次论坛的成功举办表示热烈的祝贺!

    这次论坛的题目起得特别好,叫“规范与创新”,把我们下面要做的工作,想要说的话都高度概括出来。借此机会,我想从语用司的角度,谈谈对语言文字工作特别是普通话水平测试工作方面的想法,以及下一步工作方面的一些考虑。

    我主要谈三点意见。

    一、要充分认识包括普通话水平测试工作在内的语言文字工作的重要意义,增强我们做好语言文字工作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从目前来看,我国语言文字工作特别是普通话水平测试工作经过各地广大语言文字工作者的不懈努力,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特别是各地语委办和测试中心在工作中努力创新,取得了显著成绩。同时,在目前工作中,语言文字工作正像一些同志所讲,一方面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从国家、民族的利益高度上意义非常重大;但是另一方面,这项工作也很容易被忽视。特别是在目前,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其他发达国家还存在相当差距情况下,中、英文并存使用的情况下,我国语言文字工作还存在很多的困难,需要认真分析和解决,特别要提高做好语言文字工作重要性的认识。我想从以下三方面来谈:

    1. 我们应该充分认识到语言文字是一个国家主权的象征,也是民族自信心的体现。我们怎样看待语言文字工作?该怎样看待英语?应该说,作为一种交际的工具,作为信息承载和传递的工具,英语在我们的生活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甚至有时候,我们不太注意的事情如果留心一下其实还存在很多的问题。比如说,我现在手里拿的圆珠笔,上面就只有英文而没有一个汉字,上面还有一句英文说明——“在使用前,请把笔帽拿下来”,但这支笔上面根本没有笔帽。还有,这次论坛的主办方给各位代表发的笔记本,上面也同样没有中国字。在教育部机关办公楼的洗手间里,水龙头上的文字是英文,洗手液盒上的“按”字也只有英文和韩文说明,同样没有中文。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英语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中,大家已经司空见惯了,但这是不太合乎逻辑的。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语言表达已经见不到我们本民族的语言了。

    当然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其实还有些很大的事情。包括我们鼓励中国的学生用英语写毕业论文,包括我们大多数的教授学者把研究成果以英文来发表,我们中国科学家做的一流的科研成果需要“出口转内销”。如果我们从一个国家的主权和民族自信心的高度来看待语言文字工作,那么我们语言文字工作者有相当艰巨的任务来做好宣传工作。要对英语、对民族语言有一个客观的、科学的分析。

    我并不是反对学习英语,在目前来看,英语确实有助于我们学习和接受西方先进科学技术和先进理念,掌握英语对我们的工作非常有益。但是英语仅仅是门工具,永远不能取代我们的母语。因此对于“外语热”问题值得我们深入地思考。而且在“外语热”过程中,对于外语在推广过程中的一些好的做法、成功的做法对于我们做好本民族语言文字工作也是具有借鉴意义的。

    2.语言文字是一个民族团结的象征。现在社会上出现了“方言热”的问题,很多省市电视频道都在播放方言的节目,我的老家山东一家电视台就有用方言播报的新闻节目,叫《拉呱》,全部用山东方言播报社会新闻。但是省级电视台特别是上星频道如果用太多方言播音就不能让全国人听懂了。

    很多地方认为,如果不在公共场合、不在正式的媒体里面出现方言,方言是不是就会消亡?这是不是就是不保护方言?我想这也是一个值得认真探讨的问题。上海市在几年前做了一个8000人的调查,因为很多上海人已经不会讲上海话了,所以有人提出来要保护上海方言,要开上海方言讲习班、培训班。这个调查发现,幼儿园的小孩会讲上海话,但是因为幼儿园的老师全是讲普通话,所以小孩讲得不多;在中小学阶段,他们的方言能力是在下降;到了大学以后,又恢复到了非常高的水平。于是调查人员分析得出,方言永远不可能消亡。孩子生活在这个环境里,他第一次接触到的这个方言,即使在很长时间里(九年义务教育再加上三年的高中学习)不讲方言,但他们照样会讲方言。

    国家推广普通话,并不是要消灭方言。普通话的使用只是在几个重要的领域里面强调的,你在家里讲什么话、到餐馆点菜讲什么话,都是你的自由,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们目前对方言热还是要做一些文化方面的思考和深层次的思考。特别是赵本山先生领衔东北方言的小品受到全国人民的欢迎以后,我们可以注意到,现在媒体上以方言来制作的节目,包括电视剧、甚至电影,是越来越多了。对这个问题,我们还不太好一概而论地说它是好还是不好,是应该限制还是放开。但我觉得还是应该严格按照《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来规范这方面的事情,还是应该从更高的高度来认识国家推广普通话的重要意义。在保护方言和推广普通话之间如何去处理好这方面关系值得我们作深入思考。

    3.语言文字是一个民族文化传统的标志。最近教育部副部长、国家语委主任赵沁平同志在《中国高等教育》2006年15-16期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是讲“大学的功能”,他说过去大学有三大功能:科学研究、人才培养、社会服务。赵部长在文章中提出大学还应该承担第四个功能和使命,就是“文化传承”。我们要传承什么样的文化?从文化传承角度看,在语言文字工作方面,高等院校的语言文字工作需要进一步加强。现在有些院校鼓励学生用英语写毕业论文,鼓励教师用英语授课,鼓励教师用英语发表文章,这也确实在做文化传承工作。但是,高等院校在做“文化传承”工作时,是否应该更多地考虑中华民族的文化传承问题?!

    我们知道,语言文字是一个民族重要的文化标志,是文化领域非常重要的方面。昨天我在飞机上看到一片文章,说仓颉造字时出现了“天雨粟,鬼夜哭”的景象,这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一件事,我们中华民族的方块字在仓颉造字时就产生了这么大的影响,这样的语言文字对于中华文化传承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在当代,我们从大学的文化传承的角度来讲,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也值得我们来认真思考。作为教育系统,这是我们不可回避的问题。我们不能仅仅因为要达到用英语尽快掌握西方先进科学技术这样一个目的,而忽视另外一个同样重要的方面,即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学习和传承问题。
    
    目前,应该说在我们的新闻媒体中、在舆论中对语言文字的重要性的认识还是远远不够的。今年6月份的《中国青年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讲了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事情。中国科学家破解了数学上的庞加莱猜想,朱熹平教授在人民大会堂做了一个学术报告。据记者讲,当时会场上两千多人主要是研究生和青年教师,在第一排坐了几个外国人。这个学术报告朱熹平教授全部讲的都是英语。后来有个博士生问道:“朱教授您讲得很精彩,但能不能用中文再简单介绍一下您的研究成果呢?”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一个在中国召开的由中国政府资助的学术会议的工作语言竟然全部都是英文,而且在有中国代表提出来会议的资料能否有中英文对照时,很多时候都被以不符合国际惯例为由而拒绝。

    我想这个记者提出的这个问题是值得我们反思的。什么叫国际惯例,有时我们讲的国际惯例可能并不是真正的国际惯例。因此,我们要充分认识语言文字工作的重要意义,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从现在开始通过各种途径各种方式进一步地强调或进一步地深入分析语言文字工作在日常生活中应该起到的作用。所以我想我们应该从各个方面用各种渠道以各种方式来进一步的宣传语言文字工作的重要性。语言文字,我们每天所思所想所讲的话所写的字,并不仅仅是一个信息交流和沟通的工具,它还有更深的文化底蕴,还是国家民族的象征。

    二、要构建包括普通话水平测试在内的语言文字培训和测评体系

    教育部周济部长曾经建议,语委、语用司的工作不要总是讲英语在社会上现在强调太多了,说大学生英语要达到四六级才能毕业太过了,你们可以换个角度去强调让中国的学生汉语要达到一定水平才能毕业,这么说更好。我觉得周部长的主意很不错。我们并不是反对学习英语,但我们要把学生对本民族语言文字的掌握程度制定出一个标准来。因此,我们要构建一个包括普通话水平测试在内的语言文字培训和测评体系。我们可以参考英语四六级考试,他们的做法对我们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就语言文字综合测评来讲,现在普通话水平测试还只是侧重考核普通话语音标准程度,除此之外我们还应该有普通话口语交际、汉字书写和汉字应用能力等其他方面的考核。这些年来,国家语委培训测试中心和各地测试中心都已经做了很多的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我们还要进一步去规范和创新,进一步去构筑一个更为立体的、全方位的语言文字测评体系。

    最近,国家语委推出了汉字应用能力水平的国家标准,语用司、语信司和语用所、测试中心正在协商如何做试点、尽早去推广这样一个测试。另外,中小学生汉字书写水平等级标准也已制定了初稿,目前正在讨论,我们也准备近期在试点的基础上能够推进这项工作。总之,我们希望将来普通话测试和文字测试能够尽快地健全和完善,尽早建立、发展和构筑一个立体的语言文字测评体系。

    将来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要构建一个标准,将来不仅小学生毕业语言文字要达到一个水平,初中、高中、大学毕业都要达到一定水平。当然,这是我们一个美好的理想,可行性如何?如何操作?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但至少我们应该明确这样一个思路,作为国家语言文字工作的一个很重要的体现方式,应该对国家培养的人才,在人才规格上,在人才标准上,增加对语言文字方面的要求。正如现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中对教师、播音员、主持人、公务员、公共服务行业人员有明确的普通话方面的要求一样,今后在教育系统各级各类学校毕业生、在各行各业从业人员资格资质方面,应该充分体现出我们民族语言文字应有的地位和影响。当然,这些设想要实现还需要我们做大量的工作。

    关于普通话水平测试工作,从语用司角度,我们在近期要尽快落实几项工作。一是普通话水平测试管理信息系统的推广。几年前,曾经委托湖南测试中心做了这方面软件的开发,但以前因为种种原因,软件一直没有推广。最近我们与语用所和课题组也在协商,争取在明年或今年剩下这段时间里争取尽快推出这套管理信息系统,这也是本次论坛主题之一“普通话测试规范”的一个重要标志。二是普通话水平测试技术的升级问题。今天安徽科大讯飞的老总也来了,他们在这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工作,试点工作非常成功,我们也希望尽快扩大试点,争取早日把普通话水平测试工作再推上一个新台阶。在此,我再多说几句,普通话水平测试作为国家语言文字工作一个很重要的体现,我们要不断提高这项测试的现代化水平。落后不可怕,可怕的是自甘落后。我们现在的工作确实遇到了很多困难和问题,但我们还是应该认真地对待并重视这项工作。普通话水平测试的规范问题、技术升级问题、测试的现代化水平提升等问题,都需要我们来认真地思考和研究。

    近期,语用司准备和语用所、测试中心一起合作对测试工作加强管理和指导,准备组建一个专家委员会,职能是对普通话水平测试工作的管理和进一步推广提供指导性意见。近期我们计划对地方的测试机构进行评估,达到一定标准的我们会对测试机构增加一些自主权,如一级甲等复审可以考虑由条件、资质较好的省级测试中心来完成;另外,随着境外对汉语学习热情的高涨,越来越多的境外人士想在国内进行普通话水平测试,我们可以在资质评估的基础上,对基础好的省级测试机构进行这方面的倾斜。

    三、要不断拓宽工作领域,即体现此次论坛的另一个主题“创新”

    创新并不是或者说并不仅仅是“无中生有”。我刚才讲到的汉字方面的测试属于“无中生有”,但其他已经开展的工作领域也需要我们来创新。现在普通话水平测试工作真正落到实处、比较“硬”的方面是中小学教师要持证(普通话水平等级证书)上岗,但大学教师持证上岗现在还基本上做不到,有些高校做得较好。另外,公务员的测试,人事部还没有统一的要求,但我们很多地方语委在这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上海市人事厅就发文要求现在在岗的公务员要全部接受普通话测试,新进的公务员也要通过考试才能上岗,第一年在试用期间还不能达到普通话测试的水平,就不能登记,要求非常严格。到目前为止,上海市公务员的普测率已达到了93%,剩余的那7个百分点是公安系统希望自己培训自己测。另外像北京、天津、浙江等地也都开展了这方面的工作,应该说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在人事部没有明确要求的情况下,各地做本省、本市公务员普通话培训测试工作确实有相当大的难度,但只要我们开动脑筋,创新思路、创新途径,还是能做一些工作的。

    今后,我们还是要鼓励各地语委积极地想办法解决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当然,语用司和国家语委也要加大这方面工作的力度,我们希望能形成上下互动的局面。前几天,我与宇明司长也商量,将来我们的《中国语言生活绿皮书》对一些核心部门每年的工作情况要公之于众。比如,每年人事部公务员参加普通话水平测试的人数都公布一下,旅游系统的导游、大学教师每年都有多少人测试了普通话?也都可以公布一下。这就是对工作的一种促进手段。在拓展测试领域方面,我们会积极地想一些办法,当然,最好的办法还是我们与人事部联络沟通,争取联合下发有明确要求的文件。总之,这方面工作还需要我们开动脑筋、加强沟通、上下互动,从上线到下线共同努力,今后普通话水平测试工作的发展还是大有潜力的。

    以上就是语用司最近对普通话水平测试工作的一些设想。

    最后,我预祝本次论坛圆满成功,也祝各位代表身体健康!

    谢谢大家!





来源:--
[上传时间:2006-11-13]
回首页 返回首页 放入收藏夹 放入收藏夹 打印 打印 向朋友推荐 向朋友推荐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